• 2004-07-03

    保证 - [诗歌]


    一笑
    别人说笑里藏刀
    一哭
    别人说是耍花样
    就是以最轻的声音走路
    我还是
    把全村的狗惹叫了

    我怎么你们了
    我都跟你们说了

    我保证
    除了自己
    我不搞别人

    那你们能放过我吗

    2004.7.3

  • 2004-06-15

    在海滩 - [诗歌]


    那天我就在
    北海边
    别的女人都在
    做动作和做事情
    我没做什么

    从没见过海的我
    就坐着
    看海发呆

    2004.6.15

  • 2004-04-19

    她的一样 - [诗歌]


    昨天都是一样的
    所以她期待明天
    想着不可预知的明天
    新的事情
    新的人
    都将遮盖她
    了无生气的现在
    她就这样在失眠的焦躁中
    幻想着被新人弄伤
    被新的太阳照亮
    她是多么厌恶重复

    转变在倾刻间发生
    昼夜交替之时
    一个女人失声痛哭
    都是一样的
    没有不一样
    真的没有没一样

    2004.4.19
  • 2004-04-19

    我的爱情 - [诗歌]


    年龄大
    却没有大智慧
    脾气大
    却不是大美人
    照照镜子
    年近四十的女人
    一张被生活挤压的
    肿胀而倦怠的面孔

    跟他好了吧
    一直好下去
    跟他过了吧
    一直过下去
    过到你重新厌倦他
    或是
    被他厌倦

    2004.4.19

  • 2004-04-17

    回答 - [诗歌]


    老别墅餐厅
    刚下过雨的庭院
    微风拂面
    一只狗从门外进来
    徐江问
    那是条什么狗
    我说
    毛狗
    徐江抿嘴一乐

    穿粉色上装的女子
    进出庭院几次
    找她的狗
    鲁布革多嘴一句
    它好像出去了
    粉女子腰肢一扭
    跟了出去
    再次见她进来
    狗跟在后面
    徐江问
    那狗是什么种
    粉女说
    杂种

    老别墅一个悠长下午
    微风拂面的庭院
    被我们笑得最多的两个词
    毛狗
    杂种

    2004.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