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3-08

    舌头 - [诗歌]

     

    上嘴唇和下嘴唇
    它们够亲热了吧
    它们在寒冷的时候
    会打哆嗦
    会紧张
    会颤抖
    久久合不上

    下嘴唇和上嘴唇
    它们是一家人吧
    它们在炎热的时候
    会分开
    分得大大的
    不想合
    合上会难受

    亲密的上下嘴唇
    天天连在一起
    却很多时候
    言不由衷地分开
    连在一起的嘴唇
    其实多半时间
    分开着
    张着口
    声不出

    合着的时候它们好完美
    轻轻触碰
    最柔嫩地
    偎在一起
    一条曲线穿过上下
    哦 穿过太重
    是缠绕
    若有若无
    一张嘴
    爱啊

    上嘴唇和下嘴唇
    张与合
    受自然条件很深
    受环境影响很深
    受心情好坏很深
    受爱与不爱很深

    简单的上下嘴唇
    深得
    看不见舌头

    2011.2.26

  • 2011-02-26

    恍惚 - [诗歌]

    悄悄出来
    穿矮瓦顶
    小路弯曲
    无灯可明
    我的村庄
    全变模样
    认识的人
    行走鬼魅
    相互不说
    眼神飘荡
    一声出来
    两声回去
    大路两边
    尽速后退
    楼房黢黢
    月亮淡淡
    人走过来
    未语哭泣
    未现颜容
    陡闻笑声
    屋顶灯亮
    眨眼忽暗
    谁的村庄
    那家的谁
    家在何方
    人在方圆

    悠然回头
    日头上西
    一世光阴
    三春里矣

    2011.2.26

  • 2010-06-17

    记忆 - [诗歌]

    面前站着的这个男子
    33岁但看上去有些 显老
    他手指拨弄着一盒香烟
    眼里闪过一丝不经意的忧伤
    双唇轻启
    15年前
    一个在我印象中早已经烟消云散的夜晚
    他纤长的手指缠绕着
    明亮的眸子在暗夜中闪着光芒
    他的前额有些发凉
    胸前阵阵滚烫
    他呢喃一般搂住我的肩头
    那个当时生疼的牙痕
    早已经烟消云散 

    那只是一个夜晚
    一个我从来不认为特别的夜晚
    空气中似乎有过风声
    但没下雨
    暗夜里
    我能想到的不过如此
    是吗
    那夜我说过爱吗?
    那夜我哭泣过吗?
    那夜我沉醉过吗?
    那夜我拥着一双手臂
    睡得格外香甜? 

    15
    我不记得的事情太多
    我不记得的人太多
    我匆忙的脚步停留在城市
    昆明 北京 上海 成都 马尔默 魁北克
    我怀揣着从未改变的梦想
    艺术
    诗歌
    电影
    人生
    不可能记得15年前的一个夜晚
    18岁纤长的手指
    曾经拨弄过
    我的心弦 

    是吗?
    那晚我真是这样说的?
    那晚我真是这样做的?
    那晚我真的为他流泪了?
    他暗夜中闪着亮光的眸子
    照得我有些心酸
    我不记得了
    也不可能记得了
    这个曾经的少年
    他记得那个夜晚的一切
    我的一切
    动作的一切
    声音的一切 

    2010.6.17

  •  

    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亮大地
    我们也许早已经出发
    带着一支笔或一个镜头
    在城市或乡村
    在大街或小巷
    甚至在任何一个角落
    只要有新闻发生
    就一定有
    我们的身影 

    我们是这样一群人
    抗震救灾我们冲在最前面
    防洪抢险我们冲在最前面
    每一次危难发生
    我们都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你身边
    我们都在现场
    用手中的笔和镜头
    记录着那些
    点滴的感动甚至绝望
    记录着那些欢笑或者忧伤
    不管你遭受多大的危险或痛苦
    有我们这样一群人
    总是跑得比兔子还快
    抵达你
    曾经遥不可及的心田 

    我们在黑夜中向你伸出手来
    用我们并不坚强的臂膀
    在一切突发的灾难面前
    靠近你
    让你不再孤单
    我们和你一起分担痛苦
    陪着你轻轻说话
    甚至陪着你落泪
    慢慢还原
    一个个真相
    更多的时候
    我们和你一样欢欣骄傲
    亲历着祖国的成长和发展
    亲历着城市的和谐与变迁
    从国家 家庭 个人到你
    几十年风雨同舟
    几十年欢笑伴着泪水
    我们都在一起
    你记得那些跑得比兔子还快的人
    那些第一时间赶赴各个现场的人
    就是我们
    一定是我们 

    当黑夜的天幕撒向大地
    当无数人夜深轻轻进入梦乡
    我们或许还孤独地走在路上
    朝着一个个陌生的方向前行
    我们知道身边或远方的你
    或许已经很疲惫
    或许已经很忧伤
    或许已经很绝望
    或许已经很疼
    那我们会悄悄地来到
    轻轻地坐在你的身边
    和你一起等待漫长的黑夜过去
    和你一起迎接太阳照耀
    我们没有太多的能力
    但我们总是知难而上
    我们没有太大的权力
    但我们维护公平和正义
    很多时候我们早已经分离
    但你的命运
    总让我牵挂和担忧
    我们就是一群跑得比兔子还快的人
    无论在你身边或身处远方
    和你共担患难与欢笑 

    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
    我们是冲锋在前的战士
    在这个有太多变化的世界
    我们真实地记录每个变迁
    从一个人
    到一棵树
    到一粒尘埃
    我们都用一支笔和一个镜头
    记录着
    不管是重大的
    弱小的
    被忽视的
    我们都以我们的用心
    记录着
    我们是你不知名的姐妹弟兄
    是你们毫不知情的陌生朋友
    我们就这样
    以你们难以想象的方式关照着你
    关照着每一个生命
    从没有改变 

    你知道我是谁
    因为是你们
    赋予我们这群跑得比兔子还快的人
    最崇高的嘉奖
    记者
    无冕之王

    2009年10月13日

     

  • 2009-07-27

    对不起 - [诗歌]

    对不起200310月的一条短信
    它像一支箭脱离出去
    不管扎在哪里
    不管扎得有多疼
    收不回来
    对不起200311月的一次远行
    不计后果地去了远处
    回来有了好些变化
    别人看不出来
    但她是知道的
    对不起20052月的一次到来
    对不起
    整整一年的狂乱与欢喜
    黑白不分
    对不起
    对不起20064月的一个决定
    10年朝夕付诸东流
    对不起200610月的一个下午
    对不起
    告诉儿子一个真相
    声声大哭心碎至今
    对不起20076月的许多谎言
    那个四门衣柜
    有三扇被踹破
    对不起20078月的无数条短信
    黑漆实木餐凳
    劈下了两根
    对不起20097月的一个电话
    儿子最喜欢的那面镜子
    碎了
    碎玻璃飞溅四处吓得他哭了
    他忍着哭的声音不大
    对不起
    对不起
    2009年之前的很多对不起
    出生于1972年的周国斌
    至今飘摇在外的他
    对不起
    出生于1998年的周子渊
    他一直担心害怕
    对不起
    对不起2009年之后的所有可能
    对不起
    我精心购买的沙发
    书柜 餐桌 茶几 电视 冰箱
    鞋柜 灯具 木床 窗帘 玩具 

    对不起

    2009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