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17

    亲爱的 - [诗歌]



    身体不舒服没关系
    亲爱的
    不舒服咱们吃药
    吃药不行打针
    总会有办法
    不舒服总会过去
    可能会慢点
    但不会一直不舒服
    亲爱的
     
    没有时间没关系
    亲爱的
    我们把最该做的先做了
    一样一样
    再往下做
    做不完也没关系
    只要伤及不到生命
    都可以慢慢来亲爱的
    该做的总要做完
    剩下的你不做也罢
    亲爱的
     
    没有钱也没关系
    亲爱的
    没有钱但也没饿着你
    一样地过日子
    早晚快慢都是一天
    亲爱的
    没钱的日子
    好象也没少了什么东西
    那不是钱的问题
    亲爱的
     
    没有性也没关系
    亲爱的
    性不是水
    没有几天没关系
    没有几十天也没有关系
    没有几年也没关系
    放轻松些亲爱的
    没有就没有了
    但天天有也没关系
    性只是性
    亲爱的
     
    没有睡意也没关系
    亲爱的
    没有你就睁大了眼
    正好透过窗帘的缝看到外面
    亲爱的
    对面楼里的女人在悄悄哭
    对面楼里的男人和你一样
    闭着眼睛却没睡意
    都没关系亲爱的
    在一些夜里
    总有很多人是一样的
    总有一些人无法睡去
    亲爱的
     
    没有幻想也没关系
    亲爱的
    每天忙个不停
    每天说个不停
    每天走个不停
    肯定会少了幻想
    但亲爱的没关系
    真的没关系
    幻想会悄悄来的
    所以它悄悄地不来了也没关系
    亲爱的

    我知道你什么时候会痛
    什么时候会疼
    但没关系亲爱的
    你轻轻地忍着
    但不要忍着不哭
    不要忍着就放弃
    亲爱的
    忍不住你就深呼吸
    亲爱的
     
    我们深呼吸

    2007.6.17

  • 2007-03-16

    寻找朱利安 - [诗歌]

    1992年8月
    云南美术馆
    3名昆明艺术家的展览
    来了两个外国人
    朱利安 萨米娜

    我们就认识了
    朱利安是美国人
    萨米娜来自巴基斯坦
    她们是好朋友
    后来不久
    萨米娜回家了
    留下朱利安嫁了昆明人

    第一次去朱利安家她住在吴井桥一幢楼里
    半年后她发来请柬
    和昆明人小甘要结婚了
    婚礼设在宝善街一家不大的四合院里
    婚宴特别

    我们成了好朋友
    虽然语言不通
    但交流没有障碍

    一年后
    朱利安生下大女儿甘露
    三年后
    朱利安生了小女儿甘霖
    四年后
    我们俩在麻园有了间画室

    朱利安画油画
    我画速写 做装置
    五年后的1998年6月
    我们在云南艺术学院办了展览
    又过了一个月
    朱利安走了
    我们在相处了五年后
    她回了美国
    两个月后
    我生下儿子周子渊

    从1998年7月到现在
    快10年
    我们没再见面
    我时常做梦
    看见她都是老样子

    离别10年
    我的儿子9岁
    我又搬过好几次家
    去年离婚了

    朱利安
    你两个女儿都长大了吧
    朱利安
    你老公还是昆明人小甘吧
    朱利安
    你还画画吗
    朱利安
    你还想起过我吗
    朱利安

    10年来
    我常路过你在翠湖边的房子
    但你在哪里呢
    居处万里之外
    生活一成不变
    还是如我一搬
    像只蚂蚁
    搬来搬去

    朱利安
    我刚满40岁
    比过去胖了许多
    画也没画了
    天天忙生活
    住在昆明西边的梁源小区四组团4楼
    梁源派出所的楼上
    只是和过去不一样
    我不再怕有人查暂住证
    我是昆明人了
    朱利安
    在昆明18年
    我嫁给了这座城市

    我没有朋友
    虽然我现在是个昆明人
    但在昆明我没有朋友
    朱利安
    我经常想起你
    除此而外
    还想另一个朋友古涛
    但你们一个在美国一个在加拿大
    我没有办法
    上次和他通电话
    你知道他在加拿大遇到了谁
    是尼卡
    那个小小的伊朗女孩
    那个我俩都认识的伊朗女孩
    他们是偶然说起昆明
    偶然都说起我
    尼卡现在做电影
    成了艺术家
    她还记得我
    我也记得她
    世界那么小
    一些想不到的人
    总会在想不到的地方出现
    但是
    朱利安

    你为什么一直没回昆明
    而我一直在昆明没去别的地方
    你为什么一直没有消息
    而我总在打听却什么也得不到

    朱利安
    找你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我
    一直在找

    2007.3.16

  • 2006-10-18

    我的 - [诗歌]


    儿子长大了
    他不属于我
    爱人成熟了
    他不属于我
    房子我住着
    但不属于我
     
    头发是我的
    但慢慢越来越少了
    眼睛是我的
    但慢慢看不清东西了
    手脚是我的
    但慢慢变得不灵活了
    子宫是我的
    但慢慢变得没用处了
    性欲是我的
    但慢慢和我没关系了
    思想是我的
    但慢慢变得不明白了

    属于我的就是这样
    慢慢都唤醒了我
    慢慢都盛开了我
    慢慢都滋润了我
    慢慢都枯萎了我
    慢慢都伤害了我
    慢慢都远离了我
     
    我的
    但没有属于过我的
    可能的一生

    2006.10.17
     

  • 2006-10-18

    衣裳 - [诗歌]

     
    是的
    她该穿哪件衣裳
    她从不知道
    出门的时候她知道去哪里
    却不知道穿哪件衣裳

    中午了
    街上嘈杂的声音突然和以前不一样
    也吵
    但吵得很好听
    汽车喇叭声像人家的说笑声
    人家的说笑声像菜贩的滑轮车
    菜贩的滑轮车像小孩的哭声
    小孩的哭声干燥
    一阵阵就这样过来

    和一个人的心情相比
    能说它们杂乱吗

    这样的中午有很多
    只有一次不一样
    不一样也是一样
    没有一件合适的衣裳
    虽然知道去哪里
    但出不了门

    终于出门的时候
    是在夜里
    她一身雪白
    她迎风飘荡在无人的路上
    她饱满的双腿夹紧
    她饱满的脸颊小小地笑着
    她饱满的嘴巴稍稍张开
    她饱满的身体没有一点重量
     
    终于
    她饱满得没有顾虑了
     
    2006.9.14


  • 两年多的日子悄悄地过了
    好象也没有悄悄
    过得不紧不慢吗?好象也不是
    等待的时候自然觉得慢了
    慢得是揪人的心
    像又回到时间长得不得了的童年
    早上和邻居家的孩子玩半天
    中午永远不睡午觉
    下午又是玩上半天
    那天还是迟迟黑不下来
    黑下来仿佛马上又天亮了
    一个漫长的白天又接着开始
    但那是在以前,人在上海之南
    我在昆明以西
    后来在一起了
    两个人早上在一起,中午在一起,晚上也在一起
    一天都在一起
    但时间却过得惊人的快
    快了忍不住要叫起来
    叫起来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为一些小事
    吃东西,穿衣服,逛街,看电影
    为一些大事
    买房子,结婚,后半辈子
    床上的床下的,该叫的,该让人不快的
    通通都在叫着
    但人却不叫,不喊,不恼,不快
    叫声也就没了
    又是在一起,天天在一起
    门口的树冬天掉了叶子
    春天悄悄又长出来了
    楼下的狗跑来跑去
    它不知道自己老了一岁
    我头上又发现了一根白头发
    是吗?人明明是看见了偏偏说没有
    还说:你活泼灿烂的样子我就是六十岁也放心不下啊
    哈哈,一天就过去了
    一年就过去了
    两年就过去了
    五年就过去了
    以后的年
    也会这样过去了

    2006.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