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0-18

    蚯蚓 - [诗歌]



    我都是躲在暗处
    深藏着难言的不为人知的快乐
    在那里
    我在暗中轻轻用身体触摸着
    那些软的
    有温度的和起伏的泥土
    它们没什么颜色
    它们因为躲在暗处
    所以没什么鲜亮的颜色
    在那里
    我的每一次呼吸都是微弱的
    但并不影响我感觉到的畅通
    在那里
    我的每一次蠕动都是微弱的
    但是并不影响我的舒服
    尽管我总是悄悄的
    在暗处
    但我总是会被舒服的蠕动弄出叫声
    虽然你听不到
    一个微小的我
    在暗处的叫声
    但我还是会在深褐色的暗处
    不管不顾地舒服着

    我知道在我的上面
    一层薄薄的软土
    隔着我和世界的关系
    阳光
    蓝天
    细雨
    河流
    我不能用更好的方式去感觉它们
    我的感觉虽然没有颜色
    但我是知道的
    知道的我还是在暗处
    悄悄地
    弱小地
    舒服着

    我都是躲在暗处
    即便暴露出我的一些舒服
    也不会有人理睬
    那些没有颜色的东西总是让人忽略的
    即便我在暗处大叫
    引来的只是和我一样
    弱小的生命
    我就躲在离光线几厘米的地方
    悄悄快慰着
    不快慰的时候我也悄悄无聊着
    你觉得我的叫声有点放浪
    也不会有谁关注
    不会的

    这是我一生热爱的
    我觉得无比自由的
    一种在暗处的快乐

    2005.10.18

  • 2005-08-02

    是肥肉害了母狗 - [诗歌]



    这只母狗总躺着
    躺着的时候八只奶是摊开的
    站着的时候八只奶就擦着地
    它呆在一米见方的狗圈里边
    从没去过别的地方
    狗圈上被它的主人放了好几盆花
    浇花的时候偶尔有水漏进圈来
    漏在它身上
    但看不出它有什么情绪
    离圈八尺
    是一个小花园
    好几只年轻强壮的狗
    在草地上打闹嬉戏
    它们经常在母狗的狗圈前性交
    母狗见怪不惊
    一直半睁双眼

    一日三餐
    母狗吃的东西不变
    和它一样年老的女人
    总是喂给它吃肥肉
    肥肉催垂了它的八只奶
    虽然没见它喂过小狗
    却总见它步履艰难
    走不出圈门两步

    母狗左膀上一个红疮
    鲜红的颜色招来苍蝇
    母狗赶不了苍蝇走
    它顶多因苍蝇而恨路过的人
    对他们狂吠几句
    但底气不足
    叫两声倖倖的
    拖着八只奶睡回它的狗圈

    在母狗面前经常性交的小狗
    每天的生活阳光灿烂
    狗圈边上的母狗
    年老
    色衰
    身患脓疮
    没有谁知道母狗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母狗每天吃的东西还是一样
    肥肉
    一大盆
    母狗乐滋滋地吃
    八只奶拖在地上
    在地上擦来擦去

    2005.8.1
  • 2005-06-06

    我写不出诗了 - [诗歌]



    你知道我以前是怎么干的
    坐在我开阔的书桌前
    远处的荒草
    只要有那么一丁点的摆动
    我就会有东西出来
    不管不顾地出来
    谁都阻止不住

    如果我不在书桌前坐着
    就坐在房间的某个地方
    看见阳光中的灰尘
    听见楼下有人吆喝
    我也会有东西出来
    那真是要命的
    没谁阻止得了

    如果我不在家里坐着
    在大街上走
    坐着公共汽车
    和陌生人肩挨肩地坐上半小时
    看见他手背上稀疏的汗毛
    不时闻到他有些怪异的体味
    我也会有东西出来

    而现在你终于知道我是怎么干的了
    我天天经历丰富
    但出不来一样东西
    出不来东西
    我还混什么诗坛
    我跟一朋友抱怨
    莫不是人到中年
    诗性尽失
    反映迟钝
    朋友说

    姐姐的才华一点没减
    只是因为人到中年
    天天沉醉性欲



    2005.6.6
  • 2005-04-25

    关于抽烟 - [诗歌]



    他们说抽烟 
    是一种性行为 
    将一根方寸长短的东西
    叼在嘴上
    是一种快感 
    我想男人和女人抽烟 
    都有性成分
    感受却不同 
    男人抽烟 
    像在自慰
    而女人 
    是不是可以说
    拿住了男人 

    在云南
    好些地方流行抽烟筒
    我的一位农民朋友
    说出了此中的奥秘
    这就是
    亲着嘴 
    搂着腰
    爱情的火焰在燃烧 

    这是唯一一种 
    将抽烟和女人 
    连在一起的 
    很绝的意象 
  • 2005-01-03

    编辑部的故事 - [诗歌]


    就是这样
    我们明知春天还未到
    就开始想着春天的事情
    想着不久后的三八节
    我们跳洗衣歌
    909的四个女人跳小卓玛
    再叫上909最帅的小哥哥
    演爱民护民的老班长
    那剩下的三个男人干什么
    让他们端着洗衣盆站在一边伴舞
    还是
    让他们就站在台上伴唱
    反正不能让他们闲着

    丹霞路上的198号9楼09号
    四个男同志和四个女同志
    在一间办公室
    一起工作了一年
    大门进来往右
    董小龙 赵丹 何咏芬 龚庆萍
    大门进来往左
    陈中海 丁武超 张瑞君 贾薇
    就像现在
    在做版和做标题的间隙
    我们的说话多半和生活有关
    老龚买了豆浆机
    何姐姐就尾随跟上
    她们动员我和赵丹也买
    我们不买
    她们就每天谈豆浆对女人的好处
    尤其对夜班女人的好处
    我们就有些动心
    四个男同志坐在那些标题的后面
    佯装没有听见
    但第二天
    小哥哥就开始问何姐姐
    那豆浆机都有些啥好处

    就是这样
    909的04年过得真快啊
    大家都说还没过出什么感觉
    比如04年的4月改版
    大家都鼓足了劲想怎么做版的事
    那台茶花电视
    一到大家做标题的时候
    声音总是最小的
    比如04年的一年
    909的四个女同志都搬了一次家
    绝对不是约好的
    但每个人都遭遇了搬家这样的大事
    这一年
    武超的孩子病过一次
    他老婆半夜从医院打来电话
    大家还跟着揪了心
    小哥哥的女儿满5岁
    他带她第一次去了网吧打游戏
    小龙在年末终于拿到了驾驶证
    开着他姐姐给的奥托
    感觉同样不俗
    这一年
    过得最有意义的是大海
    国庆去了趟广西
    回来就定了终身
    我们大家就笑
    定是那天广西下雨

    909有八个编辑
    和可能的一窝老鼠
    虽然我们从没见面
    但斗争却非常激烈
    为了赶走它们
    我们想过的种种方法都骇人听闻
    但最后
    大家一致认为用笑声
    那躲在暗处的老鼠
    终归是忍受不了我们大笑的
    它们将在我们的笑声中心慌
    衰竭
    直到患上严重的精神疾病而死
    这就是我们的909
    虽然都有各自的烦恼
    焦虑 伤痛甚至小小的愤怒
    但我们总是关爱多于漠视
    但我们总是笑声多于沮丧
    但我们总是欢乐多于悲伤啊

    就是这样
    在05年春节快到之时
    909的男女同志早就跃跃欲试

    将笑声进行到底
    将关爱进行到底
    将团结进行到底
    将做好标题

    进行到底

    20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