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睡得不好,很不好
    所以我想在中午的时候补补觉
    天冷我是知道的
    脚进了被窝半天不热
    你说我能睡着吗
    睡不着又觉得无聊
    那我就离开
    离开床
    离开让我怎么都不舒服的睡眠
    所以我走起路来的姿势很怪
    一看就像是没睡好
    很没睡好的样子

    我慢慢上了那条熟悉的路
    一条三岔道
    两边高低不一的民房
    三轮摩托常常像要撞着我
    路过一间收玻璃的小店
    屋里的女人突然大声哭
    然后是孩子的大哭
    然后是男人的咆哮
    然后是玻璃
    我本来就没有睡好
    连续一段时间

    再往前
    那条窄巷的中段
    在两间房屋之间
    有一座垃圾桥
    桥上常见火车呼啸
    我站在两房中间看桥的那边
    灰尘弥布的那边
    不时有人走路或是骑车
    往垃圾上踩踏过来
    通过桥洞飘舞过来
    一路蚊蝇相随
    一路臭气相伴
    他们恍惚经过了我又分散两边
    我知道是没睡好才有这样的感觉

    但我没办法
    睡眠不好我能怪谁啊
    怪昨天不该跟人大吵
    即使不吵不行
    怪深爱的人不在身边
    即使在身边也不一定夜夜深睡
    怪昨天天气太凉
    即使有适宜的温度那又怎样
    我甚至傻到怪黑夜漫长
    这些你都知道

    被睡眠所破坏的还有很多
    但严重的是
    睡得不好肯定有其他原因
    我不想知道
    或许我害怕知道

    2004.11.25


  • 子渊
    生于98年8月24日傍晚8时58分
    今年
    刚满6岁的他
    上了小学一年级

    他读书的学校叫古幢
    真庆观广场旁边
    在白塔路和拓东路交汇处
    有5路车往那校门口过
    我只能坐62路
    不塞车的时候要半小时
    遇上塞车
    一个小时也到不了

    上学已经有两月了
    6岁的子渊
    心却不在教室
    老师讲什么他大都不知道
    就连书要翻到几页这样的小事
    他也要伸头看别人的

    老师说
    他最大的问题就是注意力不集中
    就因为这个
    上周四的一天
    姓马的老师打了他一嘴巴
    他当时就捂着嘴
    但是没哭

    上学两月了
    班上48位同学
    他只认得9个而且通通把男生
    称为男人
    他被认为和同学交往有障碍
    他说普通话
    他说得很慢
    那些嘴快的同学等不得他表达
    全班就他这样一个慢的孩子
    他不讨人喜欢
    只好一个人玩

    他的拼音不好
    默写不出来
    写得也不规整
    数学得不了满分
    古诗背不完全
    他被看作是一个学习不好的孩子
    上学两个月
    他的老师这样评价他
    大智若愚

    常常往了带课本去学校
    忘带过数学和作业
    忘带过语文和古诗
    常常被家长们威胁
    常常被同学取笑
    一个刚满6岁的孩子
    上学两月
    就盼着一辈子不读书的孩子
    他的问题在于回家他就不想读书的事了
    因为在学校他就没想读书的事
    回到家他就更不想了
    他不是害怕语文和数学以及古诗
    他只是不想它们
    想了他也不会明白
    因为他也不想未来
    因为他不知道未来是什么东西
    他只有现在的概念
    最多长到
    一个星期
    因为我每星期接他一次
    看见我他是快乐的

    不想读书的孩子
    整天想的就是各种侠
    蜘蛛侠
    蝙蝠侠
    超人
    铁巨人
    他整天就想这些
    虽然他知道学习不好不能想这些了
    但还是上课不专心

    谁都在说这孩子有问题
    只有我清楚
    6岁的儿子
    他丰富的东西别人看不见

    2004.10.26
  • 2004-10-14

    - [诗歌]



    我坐在单车的后座上
    一个竹篓里面
    早上从家里出来
    风很大
    妈给我穿了件毛衣
    不知是谁给的
    我穿着不热乎
    妈骑车
    我坐在她粗壮臀部的后面
    风吹着我
    几根枯黄的毛发
    乱飞
    我还不会说话
    但妈要去卖菜
    我坐在竹篓里很冷
    你看我的脸

    从我家到菜市场
    路很远
    风不大的时候还好
    太阳晒我
    脸上又痛又痒
    我开始的时候常哭
    风一吹感觉到冷就哭
    但是妈听不见
    听见了也不回头
    她要赶在最早去菜市场
    有一个好的摊位
    才可以买出好的价钱
    我很烦
    我和她不一样
    我要的只是奶水
    你看我这张脸

    我在竹篓里长大
    从出生到现在
    有8个月的时间去菜场
    特别是冬天
    我穿得不多
    也不病
    在风中想我妈奶的时候
    偶尔会想起一个男人
    他经常夜里来
    但从来
    不给我妈钱
    我恨他
    他一来我就哭
    你看我这张脸

    现在好了
    我能单独站立
    在菜市场的墙角
    我还可以走上几步

    现在春天来了
    风刮得更大
    坐在妈的单车后面
    我眯着眼
    在过一段铁路时
    我听见有人指着我说
    你看你看
    一个孩子在风中
    一张麻木的脸

    2000.3.2
  • 2004-10-11

    我爱弗里达 - [诗歌]



    我爱她
    我爱远在西班牙的弗里达
    我38岁没有经历过车祸
    而倒霉弗里达
    18岁被一根钢筋穿烂了
    天才的子宫

    那些飘在空中的人影和鬼魅
    是弗里达
    活在另一个世界
    有乳房在光中被剥开
    生产乳汁的精络和血管
    像花开放
    这是弗里达的乳房
    丰满
    沉甸
    看得见皮肢下的血

    我爱这个女人
    爱她的浓眉
    爱她散落在地上的那些碎头发
    爱她破损的子宫
    疯狂的大叫 
    悲伤以及
    欲望

    我爱弗里达
    我爱西班牙

    2004.10.11
  • 2004-09-13

    三问李明华 - [诗歌]



    上个星期上午
    你在吃午饭的时候
    去了三妹发廊
    三妹发廊里的三个妹妹
    都是藏族
    一个叫卓玛一个叫达娃一个叫央宗
    卓玛是三个妹妹中年纪大的
    她的丰乳肥臀
    在那条笔直通向拉萨的路上很出名

    上个星期下午
    早就吃过午饭的你
    没有呆在旅店
    那个没有一个电影院的小城
    一到九月就寒风刺骨
    去饭店吃饭要路过三妹发廊
    三个妹妹坐在昏黄的灯光中
    看着往拉萨去的那些车
    一辆接着一辆

    回家前三天
    三妹发廊中
    达娃和央宗守在发廊里
    一块翠绿色的布帘
    背后蟋蟋歘歘的声音
    并不比路上通往拉萨的那些车响
    但是卓玛不见了
    缺了卓玛的三妹发廊
    好像也没缺什么

    从中甸到昆明
    你唯一的感觉是做爱不会出汗吗

    2004.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