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0-09

    爬虫 - [诗歌]

    小爬虫
    关注着前方的一段距离
    周遭  水声隔左
    喧闹隔右
    头顶冲出墙外的树枝
    无风自曳
    往前走
    一轮干瘪的太阳照
    但还是往前
    它在僵硬的石板上
    蠕动  匍匐  费劲心力

    让树枝动起来的风还没来
    让水动起来的风也没来
    让窗帘沙沙响的风还没来
    风还没有来
    尘埃停在半空
    虚弱  无精打采
    这是一天中的第七次
    从太阳高照到光影暗呀
    它不会停
    它眯眼看着前路
    四周亮晃晃
    在影子将收回它的翅膀前
    亮得
    恣意  放肆
    小爬虫一路向前
    一路向前
    穿过自由的已经有落叶的地面
    穿过夕照中一朵树冠的暗部
    穿过墙的另一面
    穿过   无数家会响的窗帘

    因为
    最好的时候还没来

    2014.10.8

  • 2012-08-15

    一只蝴蝶 - [诗歌]

    那只蝴蝶停在我鼻尖底下
    轻轻闪着羽翅
    夏天到了
    它是否是我在春天看到的那只
    这些通常活不过两个月的小东西
    春天那阵
    它从远处的一个水塘慢慢飞近
    在我面前那么一晃
    像拖着一条金色的尾巴
    从大蓬矮树上
    又飞了过去
    它飞舞着飞舞着要找什么
    那片水塘、菜地和大丛花海上
    它是找白菜甘蓝还是柑桔花椒
    还是花蜜、树汁
    或腐烂的水果
    一定有另外一只等着它
    它们自顾自翩飞着
    不理会两个月不到的生命
    很快
    掉落

    这是它脱壳而出的全部吗
    飞舞着飞舞着就为了生存和交配
    这是每只蝴蝶的活着
    只有短短的两个月
    还来不及生活的
    来不及选择的
    来不及享受的
    但我知道
    这只看上去像同一只蝴蝶的它呀
    从毛虫破茧而出的寂寞

    夏天到秋天
    又历经了两个多月
    这是否是那只蝴蝶
    它冲我飞过来的时候
    我不敢肯定是那只
    两个月悄然过去
    水塘边的树桠还没有绿
    得等到明年了
    刚播下的种子还在地里
    悄悄吱吱发响
    但得等到下一个春天
    这会是它吗
    飞舞着飞舞着
    就像有无数的生命
    那么美丽那么灿烂
    那么动人那么耀眼
    它的羽翅薄如细纱
    都看得见对岸的东西
    却看不到
    它在掉落瞬间的
    轻轻的寂寞

    2012.8.14

  • 2011-04-27

    另一个 - [诗歌]

    她站在那里
    睡眼惺松
    一大蓬乱发四散
    遮住大部分脸颊
    昨夜的一场梦没有做完
    梦中
    她惊骇地看见她
    在悬崖边
    摇摇欲坠
    欲坠深崖啊

    她干裂的嘴唇半开
    露出两颗很白的门牙
    平常它们深藏在舌头之后
    不轻易出门
    她看见她
    大清早紧抿嘴巴
    疲倦  厌倦  倦怠
    都不想再有别的动作
    她身穿暗绿色的睡衣
    腰带打了一个结
    一抬手臂
    睡衣松开
    她看见她的乳房
    左边比右边大一些
    稍稍有些下垂
    她平常不注意的她啊
    一凝望
    就想起来了
    一伸手
    就想起来了
    一弯腰
    就想起来了
    她做着一样的动作
    和她分辨不清

    那站在她旁边的另一个
    她的疲倦和兴奋
    悄悄地蔓延
    她的厌恶和激情
    悄悄地蔓延
    她的沮丧和愉悦
    悄悄地蔓延
    她的白天和黑夜
    悄悄地蔓延
    她看见
    她扣上了另一个的睡衣
    把一切都遮挡住
    她要藏起来
    藏得严严实实
    藏得孤孤单单

    她打开了窗户
    太阳升了起来
    很快
    一切
    又悄悄模糊

    2011.4.27

  • 2011-04-26

    慢慢 - [诗歌]

    那慢慢来的该随着风
    轻轻地
    就像轻吟
    凑近耳边
    三言两语
    伸着风的舌头
    柔得一点动静没有

    那慢慢来的该随着雨
    沙沙地
    下来就沾着地面
    婉转化开
    缓缓慢洇
    顺着雨的水帘
    从脸颊上
    柔柔下坠
    一点感觉不出来

    那慢慢来的该随着声音
    悄悄地
    若有若无的轻叹
    从背后 头发
    环绕轻抱
    比棉花还轻呢
    像一阵雾气
    看得见
    但伸出手指
    却只是在空中
    划一条浮线
    它就在那里
    没有重量  和形状

    那慢慢来的该会来
    不管多久
    多远
    穿越多少起伏
    穿越旁人
    从时光中
    剥离出最灿烂的一面
    它来得很慢
    很慢
    不发出声音
    一切戛然而止

    它慢到丝毫不能感觉
    突然很舒服
    也很放松
    慢到想不起别人
    想不起任何
    无声无息
    清风慢摇
    婉转低唱

    它很慢
    它慢得
    很安全

    2011.4.26

  • 2011-04-25

    树叶子 - [诗歌]

     

    没有风的上午
    几蓬树叶软软地沓拉着
    叶尖懒稀稀地垂向地面
    一滩
    没有被晒干的水渍
    一般这个时候不会有风
    树叶的旁边
    早上绽放的野花
    此刻是它最娇艳的时辰
    几片叶子翠得像被水淋过
    粉中带白的花瓣边沿
    薄得
    卷起了一点点的褶皱
    没有风的上午
    树叶子无所事事
    地下的那滩水渍
    好些人走过
    就慢慢干了
    水渍粘上这些人的鞋底
    被带向四处
    一个小孩踩到水渍
    滑了一跤
    呜呜嘤嘤差点哭了起来
    无所事事的上午
    风没有起来
    树叶子看不到远处
    软塌塌地低垂
    看水渍凐干
    旁边刚开的野花
    兴奋地大张圆脸
    花的下边
    似乎有蚂蚁不停地忙进忙出
    有风的时候
    树叶子可以看得很远
    它被吹得扬起来
    看得见围墙外面的道路
    车疾驶而过
    人低头前行
    看得见更远一点的泥地上
    花多得一点都不骄傲
    更关键的是
    风一来
    树叶子小小的心思露出来了
    可以看见对面房背后的另一棵树啊
    它也在摇摆着
    有时候向着它张开来
    有时候背对它
    像是要飞到别的地方
    树叶子在风中
    按不住怦怦的心跳
    风吹起来就好了
    风吹起来就好了

    上午没有风的时候
    就这样沓拉着
    无所事事地看涨满了的野花
    野花下停不住的蚂蚁
    树叶子懒懒地看着它俩

    风会来的
    慢慢就来了 

    2011.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