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25

    棉花啊 - [诗歌]

    这是多么舒服的时刻
    躺下来
    靠着柔软的枕头
    我的脸颊轻轻沾着它
    外面的声音没有了
    外面的喧嚣没有了
    许多人的声音
    慢慢远去
    许多事情
    慢慢远去
    这一层薄薄的棉布之下
    棉花是秋天收割的吧
    它的种子应该在谷雨时播下
    它长在新疆一个广袤的草场
    干旱 少雨 太阳天天照
    此刻我脸颊下小小的棉籽
    在那样的季节10天就出苗了
    40天之后有了花蕾
    花蕾怒放30天 
    茸茸的白絮出来了
    是新疆人收割的吧
    好象不是
    是几万四川民工
    他们就住在离我老家不远的地方
    去新疆收棉花
    收完棉花再回四川
    我脸颊下的棉花是他们收的吧
    一公斤多一点
    他们可以得到8毛钱

    这一层薄薄的棉布之下
    一公斤棉花有上万棵棉籽
    上万棵棉籽有上万粒种子
    上万粒种子有上万朵花啊
    它们被四川人收进口袋
    坐火车过平原 高山 峡谷
    一路来到我的脸颊之下
    我紧贴着它
    软软的花朵
    似乎闻到一些味道
    许多声音都听不见了
    许多声音都远去了
    许多事情都远去了

    脸颊之下的棉籽
    是四川人收的吧

    2008.12.25

  • 2008-12-12

    孤狗 - [诗歌]

    它来了一天
    给它洗了澡
    卖了件粉红的衣裳和小内裤
    因为它发情了
    怕被公狗随便上
    还给它买了猪肝
    煮饭给它吃
    第二天它跑出去
    它喜欢跑出去玩
    但不长的时间回来了
    两天不到
    它已经习惯有家
    隔了一天又把它放出来
    以为它会找到家
    但我下班回到小区
    发现它无聊地闲逛
    无聊地东张西望
    我没有喊它
    往它面前过
    它闻出味道
    又回来了
    又给它洗澡穿上卫生裤

    我从冰箱里拿出猪肝解冻
    给它做饭吃
    老公将它放出去
    想让它撒了尿再回来
    但一个小时它没回来
    一天也没有回来
    它不回来了
    这只我们叫做孤狗的狗

    它喜欢孤独

    2008.12.12

  • 2008-12-03

    感觉 - [诗歌]

    你不可能没有痛感
    虽然没有触及到皮肤
    但刀光一晃
    滑过眼睛的
    是离你几毫米的刀尖
    冷光闪闪
    由不得你不痛

    你不可能没有快感
    不仅仅是皮肤
    每一寸
    不是只有皮肤才知道
    除此而外苏醒的东西很多
    枝叶饱满
    温润蔓延

    你不可能没有灵感
    突然而起的雾霾
    尾随而至的低吟
    陡然空落的
    和惊鸿一现
    由不得你不发现
    就在你身旁

    很长的时间
    很长的时间
    静如死灰
    静如皮肤下的细纹
    但你知道不会那么容易没有
    只要有一小点愿望
    一小点悲伤
    一小点想像
    一小点沮丧
    它还是会有
    会如暖风吹泄而下

    这就是你不可能没有的
    永远不可能没有的
    感觉
    2008.12.2

  • 2008-12-03

    周子渊 - [诗歌]

    一岁走路

    两岁说话

    3岁开始画很复杂的画

    这一年摔了一跤

    额头上缝了三针

    4岁开始不好好睡觉

    5岁脾气有点怪了

    这一年病了一次

    因为太过敏感

    在工人医院住了半个月

    6岁读书

    在盘龙古幢小学

    因为注意力不集中

    被老师用书本打过头

    7岁转到春苑小学

    离家坐公交车两个站

    教过他的所有老师

    评价他都是特别

    渐渐长大的儿子

    不太合群

    他非常喜欢和小朋友玩

    但他说话太慢

    只喜欢和自己玩

    喜欢和跟自己差不多的孩子玩

    8岁他爱画怪物和机器人

    每天都画

    本子上到处都是

    根本改不过来

    9岁他写博客了

    开始看水浒 三国演义

    记得住很多故事

    我不太合群的儿子

    他喜欢这样悄悄表达

    他的苦恼 他的愿望 他的喜好 他的小小的一点

    悲伤

    10岁他懂很多东西

    善于维护自己的想法

    可以和我争辩

    可以说出我不知道的很多事情

    但是他不爱睡觉

    深怕黑夜

    喜欢开灯或拉开窗帘

    不太合群的儿子

    不喜欢喝水

     

    每天下午5

    他准时打电话给我

    妈妈

    我回来了

     

    2008.12.3

           
  • 2008-12-03

    虫子 - [诗歌]

    是突然就来的
    一点准备没有
    阳光从树梢尖上就下来了
    照到地上
    顺树干的几个侧面
    照到发潮的草
    发潮的花骨朵
    发潮的枝叶
    甚至脏的
    一块鲜艳的塑料布

    虫子出来了
    越过树干的那些蔓藤
    到树的另一个侧面
    越过树下的石子 烂泥
    杂乱的草
    和野花
    到侧面去
    消耗不了太多的时间
    当阳光这样下来
    把所有的东西照得亮堂堂的
    发潮的草和花和枯败的枝叶
    全冒着热气

    虫子出来了
    它一刻不停
    越过树的侧面到达一块石头
    好大的石头
    越过石头到了另一棵树
    哦 是好几棵树
    一个水塘就在边上
    虫子不会顾影自怜
    那些发潮的冒着热气的东西慢慢变清晰了
    那块有些脏的塑料布
    上面沾着一张糖果纸

    虫子看不见
    离那棵树已经远去100米
    途中经历的花花草草
    虫子想不起来
    它只是走
    一只虫子迎面过来
    它佯装不见
    一秒也没停留
    一直走到另外一块石头
    爬上去
    阳光已经升到正顶
    抬头看到的还是树梢
    光很刺眼
    斑驳地漏下来
    一直在走的虫子
    不会对途中的花草有兴趣
    不会对阳光照亮的东西有兴趣
    越过树梢
    它看见了远处
    模糊的远处
    毫不知情的远处

    一只仿佛思考人生的虫子
    在树的另一个侧面
    悄悄
    躺下来了

    2008.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