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4-17

    见证中国第一部诗歌实验剧 - [戏剧]

    幻海沙

      中国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时,我想要去看看,可遗憾的是我还没有出生。 

      世界上第一台可以卷曲的平面显示器造好,我想弄一个使使,可是我没钱。 

      有太多的第一,或惊天动地,或局限于某个领域,与我的生活擦身而过。 

      然而在今天,我想我可以和你一起去看中国诗歌史上的许多个第一。 


      在诗歌被许多人遗忘的今天,在个人的理想和生存状态被人们忽视的现在,诗人们有的选择退缩,有的选择了下半身歌唱,然而 " 第三代后 " 的著名女诗人贾薇,却以 " 诗歌实验剧 " 的方式将诗歌显现在我们的面前。 

      这是诗坛沉寂多年后,最大胆的一次尝试; 

      这是国内第一次由当下诗歌改编的实验性诗剧; 

      这是实验剧第一次大胆地将演员选定为来自不同地区的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大、中学生;它有效地尝试了推翻既有经验的滋味,让表演者更单纯和原创; 

      这是第一次由打开诗歌 -- 打开身体 -- 打开人性的诗歌方式的舞台展现,它将由五个缺乏生活和情感经验的学生,来表达一个女人的五种不同的精神感受,或是五个女人在生命中的不同状态。 


      新的事物,放在我们的眼前。三个第一,等待着我们的见证。 

       2003 年 7 月 11 日晚上 8 : 30 时 

      云南 . 昆明创库 -- 诺地卡 (西坝路 , 云南白药厂旁边)

      让我们共同在中国的诗歌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贾薇简介: 

      她有几种身份,其中的任何一种都会成为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被西安诗人伊沙称为 "' 第三代后 ' 最优秀的女诗人 " 的贾薇,从云南昭通一个叫做盐津的县城来到昆明,随后在这里开始了自己的艺术道路。 

      从一开始,贾薇是一个画家,她不仅举办过个人油画展,也做过一些装置艺术。由于种种原因,我至今没有看到过贾薇的画作。也就是说,作为画家的贾薇,我是完全陌生的,她在油画与装置之中表现出来的另一个自我,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特点,我一无所知。我只是从她的诗歌之中了解到了她,我知道是只是诗人贾薇。记得有人说过: " 所有的艺术都是相通的 " 。我想,贾薇以她个人的艺术实践正好证明了这一点。 

      在当代中国的诗坛,由绘画领域进入诗歌领域的并非只有贾薇一人,有很多人同时具有画家与诗人的双重身分。但是,贾薇无疑是其中突出的一个。这不仅是因为她在短短两年之间就迅速地在当代诗坛确立了自己的地位,更重要的在于她的作品数量并不丰富。如果单以公开发表的作品数量而论,她不仅无法与同在昆明的诗人于坚相提并论,也和另一位女诗人海男相差甚远。但是,就是这样一位诗人,赢得了来自各方面的赞誉,这说明她的诗歌,一定有某种过人之处。 

      在她的个人简介之中,《黄昏呀拉索》和《掰开苞米》被认为是她的诗歌代表作。从她诗歌的语言上来看,她的诗歌显然属于 " 口语诗 " 的范围,这是否说明她受到过 " 口语诗 " 的代表人物、而且同在一城的诗人于坚的影响,我不得而知,当然也不排除这种可能。《黄昏呀拉索》这首诗说的是在一个黄昏,五个女人的谈话与她们不同的神态。由于是用口语写作,所以这首诗理解起来并不困难。请看: " 她说  黄昏的山啊 / 黄昏的水 / 都很美 / 很抒情 / 她说 只有一样与黄昏无关啊 / 情人的抚慰 / 甜蜜的抚慰 " ,如果只是简单地阅读,我们显然不会认为这首诗有什么独特之处,但是如果我们用一种类似于独白的语调来轻轻朗诵这段诗歌,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诗歌之中隐藏着的音乐的美感就开始显现出来了,同时我们也能够体会到一个女人令人不易察觉的内心世界。不妨让我们再读一段: " 三个女人说 只要黄昏的光 / 照不到 她的脸上 / 她会生动起来 / 绵软的身子会很好看 / 只有四说不管 / 等黄昏 从头顶的前额 / 躲到发梢背面 / 她会舒服的呀 / 夜晚的衣裙 / 像小小的鱼虫 / 泊在 她的港湾 " ,在这里,贾薇作为一个画家的素质终于显露出来了,光线投射的明暗变化,人物神态的细微之处,都被她一一地捕捉到了,诗歌之中蕴含的美感使我们不得不佩服诗人在语言与技巧上所下的工夫。 

      在贾薇有限的几首作品之中,她的个人风格是极为鲜明的。从诗歌语言上来说,纯净的文字,画面般的意象,以及民谣般的音乐感,这些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在我看来,诗歌中的贾薇犹如一个从图画中出现的精灵。但是我们也应该注意到,贾薇真正的优秀之处,并非她的诗歌语言,而是她在诗歌之中体现出来的那种鲜明的女性意识。与其他女诗人不同的是,她的这种女性意识并非是那种标榜 " 前卫 " 与寻求 " 解放 " 的意识,而是一种健康的,与个性、心灵有关的,女人天生的做一个完整女人的那种意识。这种意识不仅体现在《黄昏呀拉索》与《掰开苞米》之中,也体现在《焚》、《她像一把剪刀》等作品之中。例如在《焚》中,她写道: " 我端坐火中 / 没有表情 / 没有言语 / 自焚的快感从始至终 " ,在这里,个性开始升华,人追求自我完成的意识彻底展现出来。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她迄今为止最为优秀的诗作并非她自己认为的那两首《黄昏呀拉索》与《掰开苞米》,而是《她像一把剪刀》。在这首诗中,贾薇写道: " 男人说 / 你看我墙上的剪刀 / 你眯着眼睛看 / 是一个抽象的 / 女人身体 / 她剪断我的过去 / 她剪断 / 我内心的 好多秘密 / 这是男女关系的一种 / 权力 / 这是真的 / 她像一把剪刀 " 。不用我作更多的解读,我想,每一位读者在读过这首诗之后都会受到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震撼。 

      对于诗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识。贾薇说: " 在今天的诗歌圈子中, ' 好看 ' 的诗歌是最好的诗歌, ' 好看 ' 也是评价一首诗的最真实的标准 " 。显然,她以自己的作品证明了这一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