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4-17

    黄昏的呀啦嗦 - [戏剧]


     
        幻海沙

      
       从拥挤的公交车挤回家,再从家去到西坝。7月11日的黄昏,与平日没有什么不同。看到的依旧是懒懒的阳光照射着高楼的墙面,零星的行人摆设出他们没有表情的脸。

       走进位于西坝的创库文艺社区,嘈杂的人声和闷热的空气让我有些压抑。看着无数排椅子前面不规则的舞台,我知道今晚的创库诺地卡将会有诗人贾薇的诗歌实验戏剧演出。作为第一部由时下诗歌改编的实验性诗剧,由五位从来没有表演经验的80年代出生的女孩作主演,在诗歌已经被无数人遗忘的今天,我不知道《黄昏的呀啦嗦》,这部表达现代人欲望、焦虑、压抑以及孤独的实验戏剧,能够引起多少人的共鸣。

       在几百双眼睛的注视下,女孩们的表演伴随着本地著名主持曾克浑厚的声音,以及看热闹者的指点开始了。代表着欲望、压抑、焦虑、孤独的女孩们开始在她们各自的黄昏表演。为了度过各自充满情绪的黄昏,她在舞台上寻找回家的路,为了欲望,她在黄昏抢走了别人的老公……

       在观众的窃窃私语,在一些自以为是者的讨论声里,演出的现场翁翁地响着。而女孩们在自己的黄昏里跳绳、抽烟、奔跑,在一条条绳索的羁绊下匍匐……

       名叫“田”的女人,她的老公被一个名叫“单”的女人夺走,名叫“温”的女人,恨不得她们发生争吵。为了欲望,为了妒忌,几个女人真的发生了争吵,甚至产生了死亡。而挑起事端的女人“温”依旧微笑着说:有的人死了,有的分开,有的人依旧心怀恐惧。那些说过不爱或者爱的人,都远远的躲在了黄昏的后面……

       我在7月11日的黄昏后面,抽着一支红河牌香烟,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看着贾薇的诗歌剧《黄昏呀啦嗦》。在我的四周,因为舞台音效声太低,而观众的评论声太大,一些人选择了离开。在他们离开之后,女孩们的声音清晰了。逐渐有人被剧中女孩们的表演打动,舞台上复杂的情绪开始在台下蔓延。

       黄昏呀啦嗦的歌声在舞台上飘荡着,几个女人在生活里逃避过,挣扎过,呼喊过,绝望过,可最后都裹在了自己的茧子里,都躲避不过无奈的生活。在整部戏的演出过程中,有些人评论了,有些人指点了,有些人张望了,有些人离开了,但这部戏剧究竟在表达什么,他们或许并不关心,这也是生活。

       谢幕。人潮从创库诺地卡回归到了城市的各个角落。同几个朋友坐在街边的夜市上喝酒。脑海忽然涌出那个名叫“灰”的女孩在舞台上的话:一个女人她想知道她是谁,但是你们没有一个人愿意听她说话……

       在这个时代,或许诗歌是寂寞的,每一个人都是寂寞的。几个女孩在舞台上精彩的表演与部分观众的漠然和不理解,似乎营造了一个更大的舞台,让每一个人都成为了临时演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