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4-14

    对话的对象是谁? - [评论]


      ——简读雷燕版画


      如果一个小女孩不爱出门,我们的猜测无非是因为自卑、自闭、害羞等等,这样的情形可能会使她一生都陷入一种难以自拔的人格阴影中;如果一个女孩因为不爱出门却又爱上了幻想,并用手去描绘她虚拟中的世界而获得人格自尊的话,我们就佩服起她来,因为这个虚拟的世界一直被她临摹着,并成为她向这个真实世界呈现的一份精神厚礼,这就是艺术的作用,而这个当初被艺术改变了的女孩就是版画家雷燕。

      云南的版画艺术在国内外一直都有着良好的声誉,这是因为云南有着十分丰厚的版画创作资源,在中国版画展览史上,有多次被云南版画家捧走金牌的辉煌,作为云南第二代版画家,雷燕这一代人不可谓没有压力。但也正是因为这种压力,使她实现了绘画艺术上一次个人语言的“突围”:这就是如何描摹你身处的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

      创作于1998年的一系列版画《交通规则》,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当代人面临的一种秩序尴尬,画面上的女人符号均没有具体面容,她们在都市的街道、墙角或房门之间,全体现出一种形态上的紧张和彷徨。在画面中,多次出现的交通符号  和→,与人形成较大的暗示关系,在指引和停止之间,将人的内心情感宣泄出来。在画面中,人形多是灰暗色的,有一种不可言说的郁闷,而标志都是鲜艳的,它们之间有一种巨大的反差,将画家对“规则”的反思或质疑表达了出来。其实,《交通规则》做为作品的标题在艺术中并没有多大的指向性,画家无非是通过对现实中具体生活的某种瞬间呈现,来表达另一种深层次的精神遭遇。所以这些作为人的符号在画面中不管静坐或是行走都有一种模糊的不可知的暗示在里面。而同时期创作的《对话》系列,与《交通规则》虽在背景上有较大变化,但同样灰色的调子,同样重复的人形以及同样模糊的面容,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在《对话》里,似是而非的生活背景,加大了画家对“对话”这一要求的渴望或怀疑。开始是人与人之间的,慢慢变成一个人的,后来则是人与物的。从对话由与人变为与物,不仅在实质上有了变化,也使对话性质变成一种更为单纯的内心独白。我认为这是雷燕的真实感受,是一种勇敢的描述行为,当世界变得越来越模糊的时候,你是否真的有勇气面对自己的灵魂,当世界变得越来越喧嚣的时候,你是否还能保持与自己对话。

      雷燕说:你坐在屋子里,可以是你自己也可以不是。这是每个人都要面临的一种角色尴尬;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说到底该如何选择,这全要看你。这就是雷燕版画给我的启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