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4-14

    作为表现的花朵 - [评论]


      ——简读戴艳油画作品


      油画是从西方传入我国的,所以中国的油画技术,不管是从颜色、图象、材质、构成、表现等等方面,都受到西方绘画艺术的影响,尤其是作为表现主义的油画。据说,当年德国表现主义绘画大师伊门多夫来中国交流艺术,曾使中央美院小小的礼堂,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近千名美术者,可见表现绘画在中国的流行程度。应该说,表现绘画是油画在新的历史变革中的产物,它最适宜表现人在多元文化中的生活方式和情感方式,最适宜表现人在多元文化中的生活方式和情感方式,最适宜表现显示和当代性,所以成为中国八十年代与九十年代中,年轻一代画家的最主要绘画语言。

      戴艳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专业,曾在西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进修,作品多次参加州、省以及全国性展览,作为这样一位年轻的画家来说,通过个人的不断试验和在展览中积累的经验,她逐步获得了良好的绘画素养,使其作品在同龄人中,显现出一种真正的个人气质。在戴艳的绝大部分画中,她尤其喜欢画花卉,只是与其他人不一样,她的花大都有个参照物,比如:花瓶、椅子、桌子等。尺寸都一样,几乎全为竖构图,花卉的背景同样也有一个完整的交代。在颜色的运用中,戴艳善于用中间色,可以看得出几乎每一笔色块的过渡,都在画布上留有很重的笔触和颜色痕迹。这些在画面中看上去较为粗犷的东西,使被描绘的花变得更为饱满和具有生命张力。在画面构成上,戴艳塑造的形较为沉稳,视觉点大都在画面的中心,它造成一种张扬的气势,使你不得不面对她那些花。此外她的黄色和蓝色也是画面中的主色。黄色和蓝色在人的精神世界里,均有较明显的心理暗示作用,在戴艳的《花絮》系列中,每一种被描绘的花都有它独立的个性:要么在灰蓝、灰白的交叉中,呈现出花朵的阴郁、孤独甚至沮丧;要么在灿烂的黄与蓝之间,显现出花朵的高傲和自律,两种状态虽然是在画面中被体现出来,但它却反射出画家的表述心态以及成熟的绘画经验。从个人喜好来说,我最喜欢她的《花絮之六》、《花絮之十一》、《花絮之十》和《花絮之八》,我认为不管从造形、颜色以及整个构成上,它们都带有很强烈的个人主观色彩,更适合表现女人的情绪。

      在今天的绘画界,表现主义绘画已成为一种带有冒险色彩的语言,因为技术的高度发达,使得画面的精细程度被越来越高地要求,作为一个年轻的画家,戴艳肯定有许多新的绘画问题要面对:比如语言的进一步确立,样式的不断创新以及在浮躁的圈子中,怎样保持最真实的表现欲望等。


    简历

    戴艳,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专业。曾进修于西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就读助教进修班,攻读研究生课程。现任云南省文山师专美术系讲师。作品多次参加省、州及全国性的展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