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5-06

    日常用品的暗示——简评苏亚碧绘画作品 - [评论]

      在女性绘画艺术中,以描述女人日常生活内容的作品,占了绝大多数,这除了与女人的生活方式有关外,更暗示了女人的某种精神状态。肯定不是每个女画家都在画与生活方式有关的绘画,但生活体验是她们借助表达的第一途径,通过画面,她们可以传达出更多的生活遭遇和精神际遇,所以,一旦有这种表达上的愿望是,女画家们都不会拒绝。但反过来说,生活遭遇肯定充满着庞杂和琐碎的东西,而作为一种艺术的再现,你将任何剔除杂质,从而表达出真正的精神愿望呢?

      苏亚碧的画我在96年就看过了,当时她正在云南艺术学院读书,好象是她这一级的学生举办了一个作业和创作展览,苏亚碧的画在几十幅作品中,并不是很突出,但我记得她受当时的绘画潮流影响,画画得较大,观念也新,不过这只能算是学生展览,还谈不上有她自己的东西。98年她从艺术学院毕业后,分到大理学院教书,而且一直没放弃创作。经过几年的努力,苏亚碧的画有了自己的东西。

      看苏亚碧的画让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刷子”。作为日常生活中的用品,刷子作为一种清洁工具,几乎家家必备,用动物的毛发和柔软塑料做成的刷子,虽然再普通不过,但我相信它在画家的眼里,一定有更深的精神暗示。在《床》这幅用炳烯创作的作品中,洁白柔软的床上置放着一把超出正常比例的刷子,刷子看上去很陈旧的,感觉已用此“刷”过无数东西。在画面中,因为床在视觉上处于被夸大的位置上,刷子在床和四周暗淡的背景中,就显得更为突出,那它到底暗示了什么?白色在整个画面背景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虚妄和忧伤,它柔软的背后可能暗藏着其它,那么刷子要承担的仅仅只是清、抚之用吗?我虽然不能就此说出画家更明确的心理负担,但它的确让我感觉到了一些与生活内容不那么一样的东西。所以在《刷子》中,它被悬挂在墙上的形态更让人怀疑。从某种意味上讲,没有任何一个房间是干净的,在这里,刷子已变成更柔软的工具,它或许承担不了“清洗”之用,但它超现实的表现,无疑使它的功用被极大夸张,从而让人感觉出强烈的对抗。苏亚碧的画中,超现实主义意味极浓,这是她的刻意所为,在她的精神世界里,一切都有它不合常规的演变,这些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日常用品,其实一直有它自己的规则,它们在某个时刻是它本身,而在别的世界里,它们全有它另外的面目。强化这些日用品的表现,并不仅仅是强化它们的功用,因为人生活在日常中,但又常常忽视日常,而苏亚碧的画正好提示着日常的重要。在苏亚碧的这一系列画中,白色和灰色几乎是她用的主色,这样的颜色透露着她虚幻的精神世界,要注意的是,虽然在一组画中它们的表达更吻合画家要表达的意境,但过于单调的背景和内容还是显得有些粗糙和贫乏。

      在今天的女性绘画中,题材和表达样式的雷同已经是太过于泛滥,唯愿苏亚碧能一直保持住她的想法。


    2002年6月21日


    苏亚碧艺术简历

    苏亚碧:女,1975年9月出生于云南大理
    1991年就读于云南艺术学院附中
    1994年就读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现任教于大理学院美术系
    1997年,素描作品《人像》入选全国部分艺术高校首届素描习作巡回展
    1997年,油画作品《门》入选云南油画展
    2001年,油画作品《生活空间》《窗外》《物品》1、2载《艺术家》(丛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