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2-14

    - [短文]


      不知道为什么,在很多种食品中,我对糖的消费是最大的,几乎每一次去超市,买的最多的就是各种味道和包装不同的糖果,特别是这几年来,我对糖因喜爱而导致的消费更是没有节制,只要去到糖果店,看到那些花花花绿绿的糖我就没有办法控制我的购买欲,怎么都得买上两把才会罢休。前两年,我买的糖儿子还会跟着吃几颗,但自从他上了小学之后就再也没有心肠吃了。我真是搞不懂,现在的孩子为什么那么早就脱离了糖对他们的诱惑,而我至今都还记得小时候谗糖的那种经历。
     
      我记忆中吃的第一口糖,就是现在街上买的被称为红糖的糖,小时候我们那个把它称之为“碗糖”,因为它的颜色和形状都酷似当时普遍用的土陶碗。碗糖是用甘蔗制成的,咬一口在嘴里有一种“沙沙”的感觉。那个年代的我有印象的糖就那么几种:红糖、白糖、冰糖和水果糖。每一种糖都要糖票才能卖,红糖相比别的糖而言,似乎要“低贱”一点,所以一般的普通人家里都贮备一些,但并不是说就可以让孩子们随便拿来吃,几乎每家都有个糖罐,或大或小,常常是放在孩子们够不着的地方。我家的糖罐就专门放在父母的房间里,那房间平常是锁上的,只有在父母下班回家或是要到房间里拿什么东西又忘了上锁,我和弟弟们才会有很少的机会,溜进去偷一块红糖出来。我印象中最快乐的也就是每次将红糖偷出后,和弟弟们躲在家背后分而食之的情景。但这样的快乐常常是很短暂的,一旦被父母发现就要挨打,好在那时我们姐弟几个都很“团结”,从来不会出卖出主意的那个人,所以挨打也就是“同甘共苦”了。后来,父母为了防止我们再去偷糖吃,就在糖罐的颈口处用铁丝做了一把锁,罐口被一块很厚的木板锁上。父母以为万事大吉了,没想到的是,那有些弹性的铁丝还是挡不住小孩子柔软的小手,我们几个大点的孩子是够不着了,但小弟弟的手还是能伸进去的,所以,被父母紧锁在糖罐里的红糖还是常常被我们偷吃,等到后来,父母都有些懒得管了,而我们姐弟几个的牙齿也早就变成了虫牙。
     
      那时吃的水果糖是我们县城食品公司做的,只有一种包装,也只有一种味道,很硬的,放在嘴里要半天才会化掉。我们那时候吃水果糖都很舍不得咬着吃,而是将糖纸剥开后,先用舌头舔舔,然后才放到嘴里含化。有时边含着糖边跟小朋友玩耍,一不小心嘴里没化完的糖掉到了地上,也决不会舍弃,而是捡起来擦擦或放进水里洗洗,再接着吃。那个时候,对糖的贪恋是现在的生活无法想象的,糖几乎就是一个孩子对美好生活的全部想象和期盼,我曾经和那个年代的许多小孩子一样,都想过等长大有了钱,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买糖来吃个够。当然,最幸福的事,还是要数每年的腊月十五家家“打糖”的日子。我们那个地方兴过年做年糖,因为正月间亲朋好友要串门子,除了花生、瓜子外,最好的就只能端出自家打的糖果了。一进入腊月,整个小城里的家庭主妇就忙碌起来,晒花生、洗芝麻、炸香米、泡包谷,家家门前的板凳上都用大筛子晾着打糖的原料,很多原料是直接就可以吃的,所以常常见过路的大人随便抓一把人家的东西吃吃,那些主妇们见了,只是装着小气的样子跟人家逗逗嘴,并不会真的不高兴,但如果孩子们偷吃被大人发现了的话,大人就会拉起孩子的小手,重重地打一下,虽说是打,但并不真的生气,甚至那高声的叫骂和孩子的哭闹都变成了节日的前奏,都露出那么点喜气洋洋的味道来。
     
      正式开始打糖的时侯要等到腊月十五,那几天学校也放了寒假,天气也是最冷的。因为打糖是一件时间长又很辛苦的活计,我妈在那几天常常会将炉火烧到最旺,然后还要请上几个亲戚或朋友来家里帮忙。我们姐弟几个在那几天会显得比平常兴奋了许多,通常晚饭不会吃太饱,因为要等着到晚上吃刚打出来的糖。我还记得一到下半学期看见树叶发黄了,就开始盼着冬天来临,到了冬天又盼着到腊月十五,到了腊月十五这一天,又盼着天快黑,等到天都黑尽了,父母和几个前来帮忙的大人就忙开了。我们家每年都要打的是花生糖、芝麻糖和炒米糖,当大人们在厨房里忙的时候,我就带着弟弟们在堂屋昏黄的灯光下做家庭作业,手上虽然写着,但还是用鼻子贪婪地吸着从厨房传过来的香味,等到第一锅糖打出来时,我妈就会叫我们进去吃。那时刚打出来的糖还不会很香脆,但软软的,嚼在嘴里别有一种滋味。一般来说,如果打得多的话,父母和几个帮忙的人会忙上一个晚上,我妈觉得我们几个太爱吃糖了,所以每年打的糖都要比别人家的多得多。很多时候,我们几个小孩也会跟着守一晚上,但通常还是经不住磕睡虫的打扰而趴在桌上就睡着了,每个人的嘴里都还含着没有完全吃干净的糖。
     
      可以说,糖在七十年代初期那几年,对我们这些小孩的诱惑是压倒一切的,没有任何东西比它的那种香甜更让人回味。我想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至今还保留着糖给我童年带来的甜蜜感觉,现在我的儿子之所以能在很短的时间就脱离掉糖的诱惑,是因为现在的糖实在太多了,而且更重要的是,除了糖之外,还有其它种种更美味的选择,所以我有理由相信,在儿子未来对童年食品的回想中,主要是面包、炸薯条、鸡块、可乐、冰淇淋等等,而糖,因为太过于充裕也许就想不起来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旧宅的味道 2004-02-14
    过新年 2004-02-14
    外婆桥 2004-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