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2-14

    我看见了云的影子 - [短文]


      很多年前,我曾经看过一部电影,名字我记不起来了,但里面有一个场景我却记得很清楚:一个在高原上放牧的女孩,她赶着羊群慢慢地走进了一团云,确切地说,是走进了一大团云的阴影里。我相信这个镜头本来没有什么神奇,但让我感动的是,当牧羊女和她的羊从那么灿烂的阳光中走进云的阴影时,我发现了一种光色之间的韵味和神秘,我看到牧羊女和她的羊就这样从云的阴影中穿出再走进,而我所记住的也就是这样一种场景。在城市里看见的云都是没有影子的,它们高高地行走在城市灰白色的上空,当你开车疾驶而过的时候,当你在马路边等绿灯亮起的时候,云就在你忙碌和奔波之间,改变了很多种形态。云从来不会在城市里投下它的影子,所以我一直都幻想着去感受被云包裹的神秘。
     
      我去到滇东北高原,是在今年的四月,当时并没有想到那儿的云,是听一搞摄影的朋友说,在山顶上照小城坝子会非常漂亮。我们从一个小城出发往山上走的时候,天上还在下着雨,当车爬到半路时,太阳突然就出来了,原先被雨雾笼罩的高原显出了它的轮廓,而几乎就在同时,云也出来了。当我们在山上行驶的时候,四月的春风还没有吹绿高原,它们还遗漏着冬天的冷峻和荒凉,使它们在太阳下被裸晒的样子显得极为孤独。由于土层很薄,山高风大,小草基本上是长不大的,偶尔在山谷里有那么一小片树丛,也是被高原的风沙吹得看不出了颜色。连绵起伏的高原上没有一户住家,我当时多想那儿有一片高上草甸,因为有草甸就会有人居住,有人居住就会有人牧羊,如果我能亲眼看见牧羊的人赶着羊群走在那云下,该有多好。朋友们感兴趣的与我不一样,他们将车开到了山的最高处,想拍出一种高原的气势和山下的村庄,我与他们不同,我就想呆在这山的对面,我要看着云怎样将它的影子投在高原的梁上。
     
      当时正是中午,太阳高高地悬在高原的上空,我的视野里面没有一个人或是一头羊,风吹出了响声,除此之外,只有我和这寂静的天籁。我坐在一堆红土上,四周没有一棵可以挡风遮阳的树,也没有云,诺大的天空蓝蓝的,让人感到一丝绝望。我在被太阳烘烤得都快要逃离的时候,我看见云从对面的山上来了,它们慢慢地就移动到我前面的山峦上,然后在红土覆盖的山峦上投下它巨大的影子。那云在慢慢移动着,像被谁驱使着一样,有时候,一团云好象是往山的那面去的,但后来却又悄悄地移了过来,在我视野所及的范围内,投下它的影子。我所看见的就是蓝色的天空、满眼的红土山峦和云的影子,在正午的高原,风声带着有些尖利的嘴唇,将我脚下的红土吹得沾满了我的身上,使我在阳光的暴晒中,丝毫没有被烤着了的感觉。风将我的头发吹得乱飞起来,使我在看到那慢慢移动着的云时,有一种说不出的眩晕。当我正在被一团云的影子吞没的时候,我突然间就发现了令我吃惊的场景,我看见一个人在我左边的山坡上慢慢靠了过来,他背着一个看上去很大的背篓,他的样子看上去很吃力。我不知道他是如何突然走到我面前的,这山太大了,它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藏匿很多的人、羊群或是秘密。当那个人走过来了之后,我有些紧张,我不知道该不该与他打打招呼,他在离我不远处时也歇了下来,但他并没有看我,也是像我这样静静地看着前面的山,我在想了半天后,终于在他要再次起身时,走过去问了他一句,他的家是不是就在附近。他说,要从这里走到他的家还要走整整一天,而他走到这里已经走了一天了。我又问他为什么不坐汽车,他说没有钱。
     
      当那个已经走了一天的人背着东西又开始下坡时,我看见刚才有那么多影子的云突然就全没有了,天又是蓝得看不到一点生气,我知道我所期待的牧羊女在云的影子中出现的浪漫,不过只是一个幻想,因为在这样的山上,每一个人都住得很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4-02-14
    旧宅的味道 2004-02-14
    过新年 2004-02-14
    外婆桥 2004-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