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2-14

    外婆桥 - [短文]


      我外婆住在盐津平街我舅舅家,平街离盐津城有2、3公里远,过了东风大桥就算是进到了平街的地盘。我舅舅家座落在小河边上,顺着盐津一中旁侧的小路进去,过了一座石桥就到了。
     
      那时我最喜欢的就是这座石桥,听大人说石桥始建于清末年间,后曾修建过多次,但风格和体积没多大变化。石桥的桥面是平的,但桥梁却是拱形,东面的桥梁上是石头刻的龙头,西面则是龙尾,虽历经时光的洗刷却依然没怎么损坏,连凿的痕迹都一一可辩。桥的下面是一条小河,在童年的时光中,因为我外婆的因素,我对这条小河的记忆很深。我外婆在搬来与舅舅住之前,一直住在我家,我与外婆的感情很深。外婆是一个善良而慈悲的人,因大儿子意外死去得了“精神病”,她在不发病的时候完全是个好人,但一发病就哭,任何人都劝阻不了。那时我父母的工作很忙,受不了外婆长期的折腾,就将她送到我在农村的舅舅家,我因为想念外婆几乎每个星期都去平街看她,而外婆似乎知道我一定会去看她一样,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在她发病的时候,都会在星期天的早晨站在桥头等我。但我看见外婆后与她说不上两句话,就径直跑到小河边玩耍去了。
     
      小河的河水除夏季中的两个月会大些外,其它的时候都流得很缓慢,我和弟弟一到河边就迫不及待地脱鞋子,然后站在水中,用瓜叶或木瓢去舀小鱼、小虾和蝌蚪;要不然我们就搬些大石头在河边垒起一个水塘,将纸折的小船放进去划。在河边玩一会水,又去抓蜻蜓和蝴蝶,一直要玩到外婆在桥上不停地催促吃饭了还不想走。我记得河边的一块大石头边还有一个蚂蚁洞,一年四季都看得见有蚂蚁在那儿奔忙,我和弟弟将别的玩场都玩过之后,就到那里逗蚂蚁玩。我们最喜欢的就是用木瓢舀满水,然后朝蚂蚁窝倒进去,看那些突遇横祸的蚂蚁被水淹起来,就觉得很好玩。但这样的恶作剧没玩几次就被外婆发现了,她将我们的木瓢收去,还要打我们每个人两下手心,然后告诉我们,不管是蚂蚁还是蜻蜓,我们可以玩但不能弄死,如果不听话,她就再不会给我们吃糖了。那时糖对我们来说比这些小昆虫的诱惑大得多,外婆疼爱我们,常常将母亲给她的有限的零花钱拿来给我们买糖吃,以后就果真不敢随便弄死那些小昆虫了。我慢慢长大后,与外婆的话多了一些,但每次还是一样,在桥头看见她后,来不及和她进家里去,就一头往小河边跑。我总是边跑边听见外婆劝我不要跑得太快的责备声,但那时真是系以为常了。只是有一次,我正和弟弟在河边玩得起劲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往桥上看了那么一眼,我看见外婆呆呆地站在桥上看着我们,风将她的头发和衣襟吹得乱飞起来,虽然年少的我还不懂得许多东西,但那一幕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底。
     
      以后稍长大些,不再对小河那么贪恋了,但仍是每个星期去平街看外婆。或许始终是女孩的原因,开始喜欢上用芦苇、苞谷叶或稻草来编小辫、小动物等。我外婆就在我还没去之前,替我找好了许多的芦苇杆或别的可以编的谷草之类,坐在桥头等我。我一来后就与她坐在桥上编动物玩,这时外婆会东一句西一句地问我一些事情,再叮嘱一些要注意的和不能去做的事,我不知道她说的那些我是否都记住了,但她的话对我的成长肯定是有用的。我就这样在外婆的关爱下,走过了童年的大部分时光,只到她在1976年一个落叶飘散的夜晚突然仙逝。
     
      外婆死后,遵照她的意愿被埋在了离石头桥不远的一个山坡上,而我也在两年以后,随父母永远离开了盐津和曾经有外婆的石头桥。事隔多年以后,我回到石头桥给外婆扫墓,我看见她的坟头上长满了芦苇和蒿草,我轻轻地折了几棵,带到石头桥上编从前编过的那些小动物,我仿佛又看见外婆就站在桥的那头,她亲切的声音远远近近地传来。而我手中编着的芦苇在不停的泪水下,怎么也编不像从前那些动物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4-02-14
    旧宅的味道 2004-02-14
    过新年 2004-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