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2-14

    金沙江上的淘金人 - [短文]


      祝天凯和祝伟是父子俩,他们都曾是金沙江上的淘沙人,近十多年来,金沙江的沙金越来越难淘,淘沙人就慢慢少了。二十多年前,从四川的屏山县到宜宾地段,不到一百公里的水路,光淘沙人就有好几百人,几乎在每一个金沙江的滩边都有淘沙人的身影。二十年对时间长河来说,只是短短一瞬,但对人来说,许多事情都在这二十年中被改变了。
     
      我认识祝伟的时候,他正在一条舶船上帮人家抬沙,每天天不亮就得起早赶到老板的舶船上,先将上游沙滩堆好的沙运到船上,再顺船而下,将沙从船上下到需要沙的下游城市。这是一件十分需要体力的活计,祝伟在没有淘金之后,大都靠此养家糊口。他有一个弟弟在广州打工,相比而言,祝伟觉得自己要幸福一点,因为不管是淘金还是挑沙,他都在自己的家门前,都在养他的这条江上奔忙,而他的弟弟远在几千里之外的地方,虽说能见一些世面,但总是没有在家好啊。今年29岁的祝伟,10岁不到就和父亲在金沙江上“逃生活”了。祝伟的家就在金沙江边一个村子里,这个名叫祝家村的村子实际上是金沙江的一个滩涂,除沙之外,几乎没有多余的土地,全村人都靠金沙江养活,不是打鱼就是撑船,再者淘金或是挑沙卖。祝伟的爷爷在解放前就是淘金人,曾做过“掌蓬师”(出金子的人),就是沙金淘好看得见金子的时候,是由他来负责将细小的沙金过滤出来,这不是一件轻松的活计,需要很高的手艺才能将沙金滤出。那个年代,一个淘金沙的人可供全家十多口人的生活,也算是一门富裕职业。不过淘沙金的黄金时代就那么短短几年,以后因为战乱等其他原因,淘沙金人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当时在金沙江沿岸曾流传这着一句民谣:“穷打鼓、富当兵、背世倒灶淘沙金”。
     
      祝伟10岁随从父亲淘沙金的时候,已是1983年,当时一个淘金人的收入是每天5--6元,像他父亲这样的全劳力每天平均可以拿到8元的收入,一直到1993年,金沙江上的淘金人几乎还有一半靠这个收入过日子。以后就没有人再淘沙金了,原因很多,一是河床被挖得太烂,沙金不好淘了;二是淘沙金的利润越来越少,三是老的淘沙人大都干不动了,而年轻人没有谁愿意干这样辛苦的活计。沙金不能再淘,但淘金人的故事却还是不断有新的出来。说某某淘沙人独自在哪里淘到一块拇指大的沙金,从此发家致富,淡出淘沙金的江湖。还有的说,某某淘到一块很大的沙金,还没有来得及脱手就遭到抢劫,身家性命全无等等。这样的故事在金沙江上实在太多了,根本分不清是真是假。祝伟的父亲祝天凯在没有淘沙后,远走重庆、成都做起了甘蔗生意。他们所在的村子种不出粮食,却是方圆几百里地甘蔗最好的村子。祝天凯南来北往地做起了甘蔗生意,一度赚了不少的钱。在祝家村,祝伟家的房子是最先盖起来的平房,上下两层,一个大大的院子,既是在今天,他家的房子也同样显得出一些气派。不过一个从来只跟金沙江打交道的人,如果没有超常本事的话,还是很难在“旱地”扎下根来的。祝天凯的生意做了不到三年就做不下去了,虽然他后来又尝试做了其他一些生意,但几乎都是血本两亏,一气之下,在外闯荡了5、6年时间的祝天凯只好回到家乡祝家村。
     
      祝伟和父亲不一样,他小学没毕业就成为了金沙江上一个自食其力的人,所以他对金沙江有很深的感情。金沙没有淘成,他将淘沙金的工具放好,又开始挑起了沙子,十多年后,祝伟长成了金沙江上的一条汉子。5年前,祝伟娶了江对岸一个漂亮的姑娘,姑娘家住在半山,属于云南昭通的地盘。这样的联姻在他们住的这一带很是盛行,因为金沙江两岸几乎都连着云南、四川的县市或乡村。祝伟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已五岁,早就能在金沙江嬉水玩耍。祝伟的妻子每天要忙于家屋和农活,而他每天从船上下来,已是晚上,两个儿子没有人看管就在金沙江边长大着。虽然挣的钱也就只够养家糊口,但他不想去别的地方,因为他是闻着金沙江略有腥味的江水长大的,一但离了这条江,他不知道该做什么。祝伟所在的祝家村正处在金沙江的下游,这个地方将会在不远的几年后,建一个大型水电站,祝家村正好在搬迁范围。这是祝伟所忧虑的,因为江水截流后,挑沙卖肯定是不行了,那他能靠什么来养家糊口呢?他家今后要搬迁到后面的山上,或许靠江水长到三十多岁后,他还得要从头学种庄稼。不过这样的担心还没有影响到他的生活,他想不管以后怎样的“高湖出平峡”,船总是需要的吧,他妻子的娘家据说也是往后山上搬,那他们还是在对岸,到时候他想攒钱买一条木船,就做渡船生意。
     
      祝伟的父亲祝天凯回到祝家村后,很长的时间里无事可做,没有淘沙金的了,挑沙卖又没有力气,曾经做过生意的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失落。但金沙江在一个偶然之下,又给了他一个机会。一次,闲来无事的祝天凯去沙滩上捡石头玩,他看见几个外地人也在沙滩上捡石头,那几个人看样子很是专业:身背挎包,手拿浇水用的水壶和翻石头的棍子。祝天凯虽不知道他们捡来干什么,但看他们那种专注的样,做过生意的他敏感地意识到肯定有“戏”。果然,在一同捡了大半天后,他们出50元钱,将祝天凯捡的一块图案十分稀奇的石头买了去。闲了很长时间的祝天凯终于找到事情做了,他每天都下河滩捡石头,自己觉得有意思的、好看的就拿回家去,等人家来家里收,慢慢地也能挣点小钱。不过他也有和儿子祝位一样的忧虑,因为截流后,原先的河床被淹,到那里去找石头呢,所以他更是每天不间断地捡,因为等到没有的时候,他捡的石头可能真的就值钱了。
     
      这是金沙江上两代淘沙金人的生活,他们平淡得就像金沙江的一粒沙子,但他们有他们的爱和理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4-02-14
    旧宅的味道 2004-02-14
    过新年 2004-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