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2-14

    自由的猪 - [短文]


      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猪是在昭通各县,在那些贫瘠的每一块土地上,每到一个地方见得最多的就是猪,它们自由自在地生活在房前屋后或田边地头。
     
      当我们在一个叫“油麻地”的村子停下来照相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会对一只猪感兴趣,我像以往的每次一样,镜头对准的是山水风景,要不然就是人,但当我坐在一户农家的门槛上给一个不满两岁的孩子照相时,我突然发现有一只猪在捣乱。这是只中小猪,毛色黑,嘴巴短。在我给孩子照相时,发现它站在离我们差不多20米远的一棵桑树下,没有像其它猪一样不停的找食,而是定定的站着听我说话。孩子刚学会走路,看见陌生人有些怕,但并没有哭,照顾她的是一个耳背眼花的老人,我告诉他我想给孩子照相后,他就放心的坐到门槛那边了。这个地方出产甘蔗,孩子手里拿着一截甘蔗,时不时拿到嘴上吮一下,猪在观察我半天后便大胆起来,但有意思的是,它没有直接来骚扰我,而是骚扰它的小主人,它不停的用嘴去拱小孩手里的甘蔗或拱小孩的脚,把孩子一次次的弄哭,使我不停的转变拍摄角度却难以下手,看孩子的老人好几次拿了扫帚将它赶开,但它似乎有点欺负老人眼睛不好,哼哼两声跑开后,又悄悄靠拢来,并再次开始它的捣乱。
     
      说实话,在这些地方猪是像“宠物”一样养的,虽然它们没有城里宠物那般娇贵:吃专门的食物、经常洗澡、陪人散步,但它们享受到的也是城里宠物享受不到的,比如:新鲜的空气、味美的鲜果野草、自由自在的生活、从不孤独的社交。如果与别的地方的猪相比,这儿简直就算得上是“猪的天堂”。我虽然几天来也羡慕过猪的自由,但我从心里是蔑视猪的,我觉得它又笨、又脏、又丑,除了它身上的瘦肉,或许每一个人都蔑视着猪的存在。但当我在这个叫“油麻地”的村子看见一只猪时,我想我再也不敢轻视一只猪了。
     
      当小孩被一只猪拱掉了甘蔗,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时,猪朝我走了过来,我马上举起我的照相机,就在我忙乱调焦距时,它突然转身就跑,我紧跟上去。猪在前面走,时而快时而慢,穿过了几棵桑树、一块洋芋地、路过一只正在拱地的猪和拴在一棵树上的羊,再爬上两道坎,终于在我上气不接下气时,停在一堵土墙前。它冲着我站好,眼睛定定的看着我,就在我以为它摆好了姿势准备照相时,它突然就撒尿了,长长的一泡尿,把地上淋出一个小坑,然后疯一般跑回它的土窝,再也不肯出来。我不就是要照相吗?小猪,它冲着我的镜头撒尿,这样不动声色地调侃了我的镜头。
     
      我在离开“油麻地”村子好长的一段时间里,常常会想这只猪,我知道它再聪明也活不过今年的春节,但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它在“油麻地”活着的时候是多么健康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4-02-14
    旧宅的味道 2004-02-14
    过新年 2004-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