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2-14

    有一只兔子叫米黄 - [短文]

            
      同事送了我一只兔子,我给它取名叫米黄。米黄在来我家之前,在同事家是放养的,原因是她女儿十分喜爱这只兔子,与兔子太过于亲近,同事的女儿正处于高考前夕,怕女儿因兔子而玩物丧志,便将兔子送来给我,但毕竟是养了几月有了感情,虽没有明说让我对兔子怎么好,但还是透露出一丝不放心之意。我在看出了她的心事后,对同事说,我不可能像她那样将兔子放着养,但我会对它好的。正巧那天是个雨天,我们的办公室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小兔子被它的原主人装在一只鞋盒里送给了我,场面还真有些伤感。
     
      我在带着兔子回家的路上就想好了叫它米黄,原因是我最喜欢米黄色,尽管它与这个颜色还差得很远。米黄与我回家之后,被我安排在一只鸟笼子里,鸟笼是我去年养一只鹦鹉留下的,鹦鹉在笼中生活了不到两月就抑郁而死,但鸟笼是完好的,我没舍得丢。米黄在被关进鸟笼之后,看上去有些不安,它焦躁地在笼里抓咬,在每一个角边上撒尿,最后,只好无奈地干蹲着,对我送进去的食物充耳不闻。米黄是吃糕点的,我最初答应收养它就因为听说它会吃面包、饼干、糖和其他孩子都爱吃的东西,不然的话,在城市很难看到青草的情况下,我不能保证每天都能为它找到足够的青草,而它会吃这些东西,等于让我减少了浪费。我在忙完米黄的事后,就开始忙自己的事,等到再想起这只叫米黄的兔子时,天已经大黑。我将鸟笼从阳台上拎到客厅中间,为的是在无聊的电视节目中,还能感觉到有一只兔子与我作伴。我与米黄的距离保持在一米左右,我知道它在过去的时光中是放养的,那时它是自由自在地与主人共享着客厅、卧室、阳台乃至厨房,我不知道它被带到这只鸟笼后到底有多大的沮丧,它在经历它生活方式的大起大落之后,会不会也有像人一样的低落和消沉?我边看电视边观察这只兔子,我发现它每隔半小时会站起来抓抓鸟笼,然后看我会给它送进去什么吃的,我在注意他的时候,它也很快学会了观察我的动静,一旦我准备站起身来,它马上就站在笼子门口,眼巴巴地看着我,尽管我从它被关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放它出来过,我每次蹲到它的面前,除给它送去一点面包、饼干和白菜外,最多也就是将我的手指拿给它舔舔,但它还是那样期待我。
     
      兔子米黄在我放它出鸟笼“自由”时,已是来我家的第三天,那天我心情莫明地好了起来,开始还只是准备给它补充点食物,但我在蹲下的时候,突然看见了它的眼睛,它的眼睛有点红,当然它的眼睛本来就是红的,我却突然有了要放它出来的冲动。我在放进去几块饼干外,稍稍迟疑了一下,就把鸟笼打开了。米黄在笼门口探了探头,在确信没有什么问题后,放心跳了出来。我难以形容米黄在第一次接触到我冰凉的瓷砖地板后,到底有什么感觉,但看得出它在稍为适应了一下后,就开始了它大胆的探路旅游。首先从关它的阳台开始,那阳台上一直放着一个草墩,谷草编的,很结实。米黄在获得自由后,最先亲近的就是被我忘弃了多时的草墩,它先在草墩边像狗一样地嗅嗅,然后就撕扯那些干草,在撕扯并吞吃下一些草屑后,它来到了客厅。客厅里有一套沙发,一个1.8米长的矮柜,几双鞋子,这些东西显然没有引起它的注意力,它匆匆地环绕了一圈后,准确地奔厨房而去。对一只会吃粮食和肉的兔子来说,厨房应该有多大的诱惑啊,因为在饭桌、冰箱和灶台的下面,怎么都会散落着几粒米饭、切碎的菜叶、一小块肉骨头或是其它能吃的东西。米黄果真在厨房里找到了它的天堂,我在看它进了厨房后,并没有尾随进去,因为我猜得到它的惊喜,我只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它到底会在那里呆多久。令我吃惊的是,米黄在进了厨房后,就再也没有出来,等到我拿了木棍要赶它出来时,发现它已经将一块不知什么时候掉到冰箱背后的抹布当作了窝,再也不想离开厨房了。
     
      当我拎着米黄的耳朵再次将它放进鸟笼时,我知道它在里面的反抗将会比从前更强,原因是它已经知道了离鸟笼不远的地方有宽敞的客厅、温暖的卧室以及应有尽有的厨房,但这又有什么用呢?它是只兔子,谁可以拎起它的耳朵,谁就可以决定它的命运。我在将米黄放进笼子里去后,我也有些困了,我想起了一个朋友写兔子的诗,她在诗中的最后两句写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兔子都是恋家的/兔子啊/该睡觉的睡觉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4-02-14
    旧宅的味道 2004-02-14
    过新年 2004-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