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2-12

    以什么样的姿势飞行——《片断》画展简评 - [评论]

      
      对一个画家来说,举办画展可谓是让外界了解或与外界沟通的一个途径,画展记载了一个画家是怎样成长起来的,记载了他们是如何在绘画语言上进行的探索和实验,所以,不同层次和不同规模的画展,都被圈内圈外的人视为判别其画家水平的一个简单标准,这样的判别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还是有其很恶俗的一面,许多画家就将“挤”进了某个展览作为艺术成功的一个标识,而滋生了更为功利的绘画心态。由什么人来操作或由什么人来策划的展览,肯定是有一定区别的,但这样的区别还是不能完全排除非绘画因素的渗透,只有当画家绘画不纯粹只是为了展览的时候,我想画家才可能有一个较为良好和平和的心态,艺术虽然最终是要拿出来与这个世界对话的,与世界对话的通道唯画展最为重要,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当自己都还在不清楚绘画的意义时,很多人就想出来与世界对话了,这样做所导致的后果就是,越来越多的年轻画家将原先还存留的艺术梦想渐渐抛弃,而艺术成功的唯一目的就是卖掉艺术,这种“前店后厂”的功利心态对艺术而言是很可怕的。当然不会是所有的人都放弃了理想,就象前两天才看到的一个名为《片断》的展览,既不是在云南最好的美术馆举办的,也不是由有名的批评家主持的,就是几个年轻的画家,他们想办一个展览,作为对自己一段时间来就绘画语言的实验和思考作一个交代,所以就有了《片断》这个展览,我在看过了这个展览后,有一些感觉与别
    的展览是不一样的。

         小标题:陈流的第二只眼

      1966年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艺术系壁画专业毕业的陈流,回到昆明后画的大多是水彩画,曾入选过许多国家级美展并获奖。在今天,水彩画由于受绘画方式和绘画语言的限制,在当代艺术中处于一个相对边缘的境况,这就使一直对当代艺术怀有理想的陈流开始了对油画艺术的重新实验。
      陈流在此次展览中的系列作品为《天空中》。在这一系列作品中,我们所看到的城市和山河像零件一样被缩小在一个宏观的视野里,画面上出现的几何型版图,作为一个象征性的背景,被画家放置在整个画面中,这些看上去似乎思空见惯的图形,在虚拟和非虚拟之间,表达的情绪是最直接的,因为在通常情况下,我们从来没有用这种方式来观看过我们或是别人居住的城市,观看那些我们赖以生存的河流和山川。而陈流不同,他在我们大都放弃了包容的时候,给我们提供着一个最简单的方法,他让你退远一点看你的家,看供给你食物的稻田,看你曾经涉水而过的河流,以及那在你身边悄悄生长着的一切。在这样的一些画面中,陈流用最细致的耐心和最朴素的感情来描画他给你展现的图象,你就站在他给你的这个高度,你能从那些密集的图象中找到你的家,找到你熟悉的东西吗?就绘画语言来讲,作品构成上的一个关健环节,陈流选择的是一个类似飞行器般的符号,它始终是处在画面中的视觉高处,引领着我们一次次将目光投向大地。陈流的作品从一定的程度上反映出,对当前绘画所普遍缺乏艺术耐性的思考:许多人都被具体而琐碎的事物所纠缠,很少有人静下心来仔细的看看身边的这个城市,看看它在一个巨大的背景中是否还具有那种人让人感动的情怀,这就是一种观察的高度。当然,在画面中更有意味的还是飞行器,其实类似这样的符号在当代艺术中并不鲜见,但因为陈流在背景设置上的处理,使它的出现带有更强烈的神秘色彩,不管它们是从昆虫(精神)还是从铁器(物质)变化而来,它的出现都带有深层的,对观察物象的反思和不容置疑的态度。这就是画家陈流的第二只眼睛,他看到了我们在常态中容易忽视的一面,并给了我们多一双的眼睛来看这个世界。我在看陈流的作品时,还有一个情感上的情节想说出来,那就是我总想在那些密集的版图中,找到身在其中的,我的小小家居,我想看一看我的那扇窗户有没有被风吹开,那半开的房间里是不是还亮着一样的昏黄的灯光。这就是陈流的作品所带给我的全部感动,因为在今天的当代艺术中,追求感动被抛在了一个不起眼的位置,而我个人认为,与这个原因有关,才使得今天的当代艺术产生了大量的自我垃圾。
      陈流的作品只是在这样一个有限的范围,为当代艺术在形式和语言上提供了一个想象空间,当代艺术的概念不是更多地强加自我的意图就能达到目的的,实际上作为一个有实验精神的画家,那种人表象的刻画应该有所节制了,如果能更多的关注到现实的生存和由此而来的精神上的困惑,他的绘画才会有一定的意义。在今天,当代艺术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作为一个画家,你如何更多的关注到人的生存和精神现状,如何更多的关注到艺术自身的发展,这才是至关重要的问题。陈流的想法肯定还有他不成熟的一面,但只要敢想,艺术的表现空间就是无限广阔的。

         小标题:关于油画《屠猪》的一种分析

      在此次的《片断》画展中,画家张炜的《屠猪》系列在展厅里显得较为刺激,对一只只被屠宰后的猪的肉体,每一个观看者所激起的都不仅仅只是视觉上的刺激,甚至还会在某种程度上引起一定的心理反应。作为在精神上被我们所忽视,而物质上又被我们所依赖的猪,它的生命就是那么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对它的一种关照,实际上反映出人类社会对弱小生命的同情。张炜的《屠猪》系列,之所以选择猪这个符号,就因为它在更大的程度上与我们的物质生活有关系,但又在物质生活中被我们彻底否定。在人的世俗生活中,猪成为愚笨、懒惰、贪婪的代名词,它们的一切生存都被视为是最低级的生存,而得不到人的起码尊重。这个被我们所需要和抛弃的动物,带着它们无悔无怨的精神为很大一部分人的胃做着贡献,对它们而言,什么时候出生与什么时候死去都是一样的,就是因为这个,画家张炜开始了他的一系列《屠猪》创作。他要表达的就是现在的人所普遍缺乏的同情心和普遍具有的冷漠。
      作为一个具有批判和反思精神的画家,张炜对猪这样的群体的关注几乎是零距离的,他就将你带到一个现场,让你亲眼看见一个有生命的东西是如何变成了一堆肉。在《屠猪》中,黑色的背景,反衬出一头猪被屠后的真实形态,画家在描画的过程中,将画面处理得较为干净,整洁,使那些仿佛在聚光灯中的猪显得更为无辜和无识。在每一幅作品中,画家都将屠猪的伤口处理得很显眼,这是他的一个提示,这也是致猪于死地的一个致命环节,那个在猪身上的一个小小的口,有着很强烈的象征性,几乎算得上是对当代文化中暴力倾向的注解。据说,画家在画这些作品之前,先是在一个很大的屠宰场守了几个通夜,他目睹了那些从养猪场或是经长途贩运而来的猪,是如何在一条条流水线作业中,最后毙命于一把把锋利的刀。画家张炜的用意在其每一幅作品中,都被表现得直接和干脆,他想告诉我们的是,对现今整个世界所存在某些不良的暴力倾向,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关注和反省。但值得一提的是,对所确定的绘画符号的精细把握,在这一类画中是至关重要的,张炜的画还偏于单调和笼统,如果能确定地将他所感受到的场景真实地描画出来,那将会比现在的作品还要精彩。

         小标题:伪民俗的衣裳

      民风民俗可谓是一个地区本土文化的一种表现,作为一种有代表性的区域文化的象征,饮食、服饰、歌舞、语言等,都反射出本土文化在传承中的痕迹。范例的《衣》系列,正是在对民俗文化在今天所发生演变的过程的发诉。当商品经济带来了市场全面繁荣的时候,每一个人和每一个地区对财富的渴望都是巨大的,原先深锁深山的,被原始的风气所包围的一切,在今天的市场需求下,慢慢脱去了层层外衣,并以它还较为质朴的双眼,招揽着城市已被熏黄的眼睛。范例的《衣》系列,在这里是一个载体,他想通过一部分人对民俗衣饰的嗜好,反映出城市文化对乡野文化的侵占和掠夺。
      在范例的《衣》中,女人民俗服饰被僵硬地表现在人的面前,它没有一个明确的所指,只是作为一个符号被放置在他的绘画中。这些服饰虽然在画面中还具有某种姿态,但它的姿态还是不确定的和隐蔽的,或许说是遮遮掩掩的。它们在画面中虽然被描绘得较为单纯,且单一的背景也是为了更好的突出“衣”这个载体,但还是有一些东西在画面中消逝了,画家在此次的表达显得有些不定,他好象是在躲闪着什么。作为一次对民俗文化的反思,范例的画只是从一个侧面,将他对早已经泛滥并被改变得,面目全非的俗文化作一次提醒,因为在金钱的诱导下,原汁原味的东西被改变得太多了,而一旦这种改变彻底波及到每一个人的心里,那么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因为这会使本应该继续下去的东西很难再自然地继续下去,而大量被仿效的,虚假的东西却在民间流传,并最终导致民俗文化的衰败。范例的《衣》系列,在构想上是成熟的,但在表现上却还存在很多问题,从他的这一系列画中,对符号的选择和在作品绘画性的把握上都有些欠缺,当然,对一个热爱创作的画家来说,解决的唯一办法就是思考和实验。

         小标题:那是什么秋色

      戴雪生是此次展览中最年轻的一个画家,也是唯一一个展出版画作品的。应该说就传统版画而言,云南版画艺术的整体创作水平在全国都是较高的,所以对一个年轻的版画家来说,在超越和发展上的确有很长的路要走。戴雪生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版画系,因其于云南艺术学院在地域环境上大致相同,加之两院的师生不管在学术活动上还是民间交往上较为频繁,使得其绘画方式上有一定的共同之处。戴雪生的版画在一定程度上受云南版画的影响,但看得出来他的控制还是很强的。在当代艺术中,每个画种都有它独特的表现方式和最终想达到的意愿,但因为新材料的运用使得当代艺术的语言被极大地拓展,所以像版画这样相对靠传统材料创作的艺术,在表现样式上还是受到一定的限制。
      戴雪生此次参展的作品,表现了他在这一时期对版画在语言和材料上的探索。他做了一些实验性的尝试,这可能也跟他选择的材料有关,他参展的一部分像小样一样的作品,关照到一些生命中的细微处,那些可能是细胞或是什么细菌的图象,其画面的完成较好,而他另外一个系列的作品则用了更为特殊的纸材,使他要表达的意图得以更为含蓄地出现。版画因为材料特殊,自然在画面中就会出现一些与众不同的肌理,看得出戴雪生在手法处理上比较追求精细。在他的系列作品《秋色回忆》中,整个背景几乎为黄色,在画面中,被特殊处理的人像和其他图形显得模糊而神秘,并传达出一种与画面颜色不相吻合的忧伤。可能与画家在实验性上的不够有关,就他参展的作品来看,语言的不稳定性是他目前面临的首要问题。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装置:糖和盐 2004-02-12
    蚊子来了 2004-02-12
    声音 2004-02-12
    273号 2004-02-12
    老房子 2004-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