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2-11

    马老师一家 - [短文]


      我小时候就读的东方红小学,是当时县城唯一的集小学和中学教育为一体的学校。学校在县城的最高处,每天上学我几乎都得爬山似地走上近半个小时,一旦迟到,我最怕的就是马老师,因为他不像别的老师那样只是用罚站来惩罚你,而是让你站在讲台上,将头一天学过的课本给大家讲一遍,讲对了才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然你还得在下课之后继续讲给他听。这几乎是每个学生最怕的事情,我还记得曾经就有一个同学因迟到怕上讲台讲课,而将尿尿在了裤子上。

      在我的印象中,马老师应该算得上是当时我们县城里颇有优雅气质的男人。他家是从外地迁来的,他父亲是我们县医院的院长,母亲也是一个医生,他还有一个妹妹,当时是在昭通师专读书。也许就因为他们不是在县城土生土长的原因,县上的人对他们除有一丝的羡慕外,还有稍稍的妒嫉,因为在当时的人看来,他们家真的是一个有点不识人间烟火的家庭。不管是在县城炎热的夏天,还是在寒冷的冬季,经常都看得见马老师的父母手挽手在街上散步,这对大多数有众多孩子拖累,并整日忙于操持家务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一个刺激。在我看来,马老师有着较为高贵的血缘。他个子较高,有一头卷曲的头发,他瘦削的脸颊因一双有神的大眼而显得轮廓分明。他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在当时所有的老师都是用方言上课时,他却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来上课,不仅如此,他的知识面在我们这些学生看来,也是最丰富的,因为他不仅仅可以教语文、数学、地理、历史,还会教唱歌、跳舞,每年的“六一”学校组织演出,大部分节目都是由他教的。我还记得曾跳过他教的一个舞蹈剧,讲几个少先队员帮助农民伯伯除害虫的故事,我当时扮演的是一株被害虫吃坏了的秧苗,最后被农民伯伯撒了农药后又活了过来。

      令人奇怪的是,马老师在那个早婚年代却迟迟没有成家,喜欢他的姑娘很多,我敢肯定地说,大部分姑娘都被他和他的家庭吸引过,因为那是一个跟优雅丝毫沾不上边的年代,但马老师一家就有在当地人看来如此与众不同的生活,尤其是马老师的母亲。她是一个美丽而温柔的女人,不管是在给病人看病的时候,还是在平常与人打招呼,她都是一贯的如春风细雨般的声音,这使她在县城大部分女人开朗、泼辣又有几分粗俗的嗓门中,显得尤为突出。说实话,县城里好些人家,都曾想过与他们家相处得像县城里其他人家那样,但这多半是他们的一种幻想,他们一家人从不跟其他人或家庭有过多的接触,从不参与诸如:吃喜酒、吃丧饭、以及逢年过节走亲串友一类的事。他们比任何人家都懂礼仪,但却从不跟其他人家发生一丁点的亲密关系。马老师的一家人在那样一个人情最为浓厚的年代,像有什么秘密似地守着他们的私生活。

      后来他家发生的一些变故,几乎令县上的所有人都为之唏嘘不止。我刚上小学三年级那一年,马老师的父亲不知为什么被“抓”了起来,他的母亲也被停止了工作,大多数人不知道他们一家还受过什么委曲,好象是一夜之间他家就全变了。他曾经美丽而高贵的母亲一下子就白了头发,虽然有时还看得见她上街买菜,但少了他父亲的陪伴,就显得无比的凄楚和忧伤。好在马老师还在继续教着书,只是比以前看上去更忧郁了一些,成家的事当然就更谈不上了。两年后,马老师的父亲被“放”了出来,但这个曾经气度儒雅的医院院长,在出来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去世了。最让人感慨的是马老师的妹妹,她本来大学毕业后应该分到学校教书的,但她坚决要下乡当知青,就在她走的那天正好是县城对面的公路开工,一枚不大的石块飞过县城关河和好些房顶,就砸在了这个叫马丽亚的少女的头上,她当场就被砸死了。我后来转学到了别的县城,后来听说马老师的母亲黯然离开县城回老家了,他们的老家在哪里也没有谁知道,反正马老师是一直在县城呆着的,他后来也结了婚,据说婚姻并不幸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贾薇语录 2004-02-11
    起火 2004-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