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03-31

    一种散淡的花——简评亚丽绘画作品 - [评论]


      大约在7、8年前就在麻园的一间画室见过亚丽和她的画,那两年从艺术学院毕业的学生都喜欢画尺寸较大的画,所以隐隐还记得她放在朋友画室里的那幅画颜色浓烈,充满表现主义样式的宣泄。那会儿,亚丽的朋友或同学都说亚丽是一个有天份的人,都认为她可能会和别人一样,在那个艺术相对流行的年代去做一个专职的艺术探寻者。没想大学毕业后她就乖乖地分回到曲靖一个小县城,不久听说她结婚了,不久又听说她做了妈妈。
      女性艺术或女性绘画大概在中国是80年代后期才出现的,尽管在这之前就已经有很优秀的女性艺术作品出现,但让大家注意并揣摩到这个群体不过就在短短的10年间。与男性艺术家不同的是,一说女性艺术,人们会不自觉地去探溯女性绘画的心理根源;她为什么要画?她的画表达了她什么样的心境?她的画与她的生活有多大的关系?在物质引诱很大的今天,绘画样式的多元化正反映出画家心理的多元化,可以说每个人画画的动机都不同,都反射出画家不同层次的精神需求和文化背景。而作为远在曲靖陆良师范教学的亚丽,她对艺术多年的坚持,让人对她有了些许的感动。
      我和亚丽的同学都以为她在那样一个小城结婚并生子,可能艺术的梦想还在,但实践就很难。因为小城远离文化艺术中心,自然很难获得艺术资讯,何况许多世俗的压力和按部就班的重复,都可能磨掉一个人的艺术激情,但亚丽却很坚韧,她在孩子尚且年幼之时便去中央美院进修了油画和壁画两个专业,并修完研究生主要课程。在北京,她不仅参加了“七日风景”女画家联展,作品发表于《美术观察》、《中国油画》等,还有作品被韩国画廊收藏。
      在亚丽的油画系列中,我最喜欢她的静物系列和风景系列,比如《静物之二》、《静物之五》以及《沙林》、《山岗》、《温暖黄昏》、《场院》等,它们全在亚丽的渲染中,弥漫着一种散淡的宁静。我想这可能是她居住在一个偏僻小程的原因,虽然她也去了北京读书,也可能会常来昆明,但她熟悉的风景还是在那个她依存的边远之地,她用一种调焦镜头般的心情,调试着她眼中的世界和她心理的差距。亚丽在这些作品里都使用一种融和的颜色,调子均偏统一,没有大起大落的反差,而且画面构成工整,稳定,这可能与她在中央美院学壁画有关。与其它画云南风景的画家不同,亚丽并没有表现南高原浓烈的风物之情,而是以一种十分平淡而沉静的油画语言来表现她的世界。像《静物之二》的瓶子,一般说单调的静物和单调的背景对画家来说都是一种冒险,因为如果语言不到位,将使整个画面显得空洞无物。而这幅画中的瓶子虽然在画面中有些孤立和突凸,但它与整个背景的关系却极为融洽,背景几种绿色的过渡都处理得较为精道,部分堆积出来的油画笔触效果,使画面生动了许多。我看这幅画的时候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振奋,因为我从“瓶子”上看出亚丽有些执拗的艺术精神,一种极端的坚持。
      亚丽的另外一个“宣纸、丙稀”系列,在构图上探求了一些更为直观的画面。透视点基本都在近处,这就使得观者与绘画的距离产生了一些错觉,以为它们就在你的眼皮底下。这种视觉带来两方面的效果,一方面使你和画中物体有了更深的沟通,但另一方面又使你难以静心思考,因为与其它事物一样,离得太近相反会有些模糊。其实亚丽在这一系列“花”的作品中,表达的几乎没有愉悦,那些“花”全在画面中呈现出一种孤独,忧伤和偏执之态,它们即便有柔美那也是被改变过的。
      我从亚丽那么多的作品中感受到,一个女人居住在什么地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否还有热爱,还有梦想。我深信即便在陆良这样边远的小城,亚丽的“花”会一直这样散淡却无休无止地开放。

    2002年3月31日


    个人简历
    亚丽,女,生于1973年12月,云南曲靖人,现为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师范学院美术教师。
    1992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附中美术专业;
    1994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2001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专升本美术学专业;
    2000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技法进修班;
    2001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助教班,修完研究生主要课程;

    艺术简历
    1996年参加“高原巡礼”云南省美术作品展览;
    2001年参加北京“七日风景”女画家联展;
    2001年11月油画作品《静物之二》被韩国汉城“心如画廊”收藏;有作品发表于《美术观察》、《中国油画》。
    2002年12月接受《中国妇女》杂志记者专访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