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01-26

    走进新世纪的云南绘画——云南画院第八届院展综述 - [评论]


      前不久,云南画院在云南美术馆推出了“第八届院展”,所参展的近百件作品均为云南画家和特邀画家们近两年来的新作,与以往的云南画院院展不同,这次还邀请了一部分有创作势力的特邀画家,他们的创作和画院画家们的创作一起,汇成了云南绘画当前的一个亮点。更让人惊喜的是,许多老艺术家的创作有了一些新的变化,这种变化虽然目前还很难界定其艺术上的成功与否,但却传达出一个新的信息,那就是许多曾在艺术上“功成名就”的老艺术家们都不再是安于现状了,他们在新的世纪里,积极地参与到创新和探索之中,共同为云南的绘画添自己的一砖一瓦。

      在此次展览的云南美术馆展厅中,一进展厅,最耀眼的莫过于已故艺术家王晋元的两幅遗作,其展出的《山水》和《二月茶花耀眼红》均是先生在世时所创作的力作。王晋元先生于两年前匆匆过世,和另一位同样在云南画院工作过的艺术家张建中先生去年的早逝一样,他们的离去,至今还让云南艺术界沉痛不已。

      在此次参展的作品中,版画家李秀的作品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作为一个版画艺术在国内外都享有声誉的版画艺术家,李秀这次参展的作品却不是版画而是水墨。有意思的是,李秀的水墨在一定程度上延续了其版画艺术的风格,因为大量的黑色,在每一幅画中都用得淋漓尽致,她大胆地将自己在版画上所积累的色调经验用在水墨画上,使其这种新水墨有一种说不出的气势和味道。李秀曾经将自己新的画称之为“乱画”,我想这样的乱画是很让人佩服。作为传统绘画的水墨画,在近十多年来的当代绘画中,因其他画种的语言被极大拓展后,而使它的创新和发展成为一个新的绘画问题。作为版画艺术家的李秀在一开始进行水墨创作的时候,就大胆地将一些难以想象的艺术构思,运用在水墨艺术上,这无疑是对云南水墨画的一个刺激和鼓励,其参展的《横断山水》系列,以她一贯的颜色和气度,在视觉上给观者带来了很强的冲击力。罗江的《都市系列》,与他前期的作品相比,也有很大的不同。在印象中,罗江一直是以画乡村题材为主的,此次的作品,采用较大画幅对都市人群的某个侧面,进行了大量写意式的观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画家与他所描绘的都市人是一样的,在日复一日的生存中,许多动态的东西都是很难捕捉的,唯有一个瞬间可能被记录,那就是你一个人的时候。

      郭游的中国画几乎成为他个人绘画的标识,因为对许多熟悉他版画风格的人来说,不用看画家的名字,只要看画就知道是郭游画的,虽然他展出的全是中国画。像他的《葱龙现山田》、《茂林野荷》、《云起幽溪》等,密密匝匝的笔法,均让人回想起他的版画,所不同的是,笔、墨和刀、板毕竟是不同的材料,也因为此,使他的中国画显出一些特殊的韵味。高金龙的绢上国画,均是以瑞丽江畔的物和人为主体的,也许是因为画家对那片土地的钟爱缘故,他将一个个普通的风景和傣女,浓缩在他的绘画里都显出那样一种湿湿的,有着某种神秘气息的味道。由于绢上绘画是两面都画,所以在他的作品中,出现的是一种模糊的朦胧之美,虽然景和人的情绪不是很明确,但其中有一些东西却会让你回味许久。相比之下,高锡印的国画就更抽象一些,他的《乡情》系列几乎看不出什么具体的图象,大笔的黑色搭构出似是而非的画面和情绪。而一贯风格同意的是袁晓芩和刘南,虽然他们的作品也均为近年来的新作,但大抵的风格和样式与以前一样。最让人感动的是刘自鸣先生的作品。2002年,先生创作了大量的作品,此次参展的《黄百合之系列》《白姜花》《土红色百合》《德国兰》《苏州河》等,无不是以一种最朴实自然的方式,来抒发她对这个世界的情怀。也许就是因为先生活在一个几乎没有声音的世界里,她的艺术全然没有其他任何干扰,只单纯凭着自己对艺术的痴爱,为我们今天的绘画创造着一个个奇迹。看她的画,再怎么浮躁的心都会安静下来,再怎么狂妄的人都会被这样一位艺术大师的绘画精神和人格力量所折服。

      最让人吃惊的是艺术家姚钟华先生的新作,就绘画形式而言,姚钟华这次也是一次大胆创新,不管是从绘画语言上,绘画构成上均有较大的变化,抒情和狂放在他的几幅作品中,有较为和谐的统一。像《西村》这类的画,与他以前的相比,就多了许多的柔美,它们在他的笔下不再是如过去那般的粗犷和荒凉,而是平和了,怡静了。而《狼啊狼》则从他夸张的手法中,表现出人在突破其自身的阻碍中所做的努力,因为它既是人战胜自己的一个愿望,同时也是画家借以表达人战胜自然的一种力量。万强麟和杨忠翔的水彩水粉,均以花卉为源,以花咏物、咏情,使他们的画在这一类绘画中有了一些新意。而年轻的如版画家吕敏、油画家李志旺,都以其最新创作,表现了他们在新时期对绘画艺术的探索和追求。除此之外版画家李忠翔的最新作品也让人刮目相看。他的这一批名为《面壁》《思辨》《凝古》《无涯》《玄静》等作品,均为混合材料,画面的处理较为用心和精道,通过一种最新的方式,表达出他在绘画艺术中的反省和沉思。李忠翔的作品可谓是走得比较远的,不管看的人是不是看懂了,是不是喜欢,他的这种探索精神都值得大家佩服。曾晓峰的绘画艺术,一直以来都是沿着他严密的艺术思路来创作的,多年以来,他始终保持着对社会和人生的深度性和严肃性思考,而在对材料的运用上,他的精细程度是别的人难以与之相比的。《碑》系列,是曾晓峰在今天的这个多元时代,以一个艺术家的姿态所做出的对世界的思考。

      其他的特邀画家,如陈永乐、张志平、杨鹏、孙建东、张昆、邵培德、陈裹、杨小华,都以其最新的艺术创作,在此次云南画院的院展中,给观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作为一个拥有云南目前较多创作势力的云南画院来说,第八届院展,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云南绘画界在在今天的创作趋向。这是一个新的世纪,一切都在今天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云南绘画也不例外,相信在画家们饱满的生活激情及严肃的学术态度下,云南绘画终究能走出一个更新更广的天地。


      2003年1月26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