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2-09-08

    自语有多大的空间 - [评论]

      ——简评画家刘虹的油画作品

      
      最早看刘虹的画,是在1992年的广州艺术双年展上,当时被震动的还不仅仅是她的绘画手法,完全是被她那种干净而空灵的画面所打动。90年代初期,以张扬新的生活方式和个性为主体的绘画,在当时可谓是一种潮流,想喻红、蔡锦、杨克勤等人的女性绘画都是以表现女人的生存感受为目的的,或许是在刊物上看她们的作品多一些的原因,习惯了一提女性绘画就想到一种以女人的现实生活为基础的画面,所以在我第一次看刘虹的作品的时候,我的阅读遇到了一点障碍,因为她表现的不是女人的现实生活,而是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这种东西是介于现实和非现实之间的,更多的是展现女人在精神上的一些遭遇。
      刘虹的作品最主要是以“自语”系列为主,她在这个系列上有差不多十年的创作经历,在她早期的作品中,“自语”中的女人体是没有其它陪衬物的,“她”多半是站或是坐,或自顾自地与自己说话。她在画面中表现出一种超越当时油画风格的沉静,语言干净而简单,却富含着最为微妙的倾诉。绘画在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初,是一个很喧嚣的时期,许多画家已经不再从事架上绘画,而转向做起了其它的新潮艺术,刘虹的“自语”系列无疑在当时是较为突出的,她的画虽看得出在情绪和画面上都有很强的控制,但却是当下女性在绘画精神上的一个真实的复归。我在看她画的最大的感动,就像被一个人逼着你去面对自己灵魂中的一些假象,你没有任何的逃遁之地,只能自己与自己做交流。我相信在当时那样的浮躁时代,这是一个画家在选择上的勇气,因为我们的确是太茫然了,很多时候不知道与自己说说话。
      刘虹的“自语”系列一直画到了现在,但开始有了很大的不同,符号上的变化不大,但构成上却变了。画中的女人“穿”上了衣服,并且从原先单独的形象变成了多个形象。有意思的是,从形体上看,她们似乎是由一个变成了多个,并且都做着相同的姿势却看不出她们的表情。在刘虹的另一个重要系列这里,原先没有穿衣服的人体突然就变成了现实生活中的女人,她们还是一如从前的安详和宁静,甚至有淡淡的忧伤,但她们真实了,就像你身边的女人,或者就像你自己。在她新的“时空”系列中,我感兴趣的还有那些在画面中出现的若隐若现的手,看上去是对画中人像姿态上的另一种延伸和另一种可能。手在画面中虚幻的出现,暗示了刘虹内心想要拓展更大的精神空间,因为当时一个人已经完成了对自我足够的了解后,那她需要的可能就是如何去做的事了。
      这就是现代人面临的一个困惑,想做的总是很多,而时间和精力却总是在拖延着我们的生命,谁都希望在最繁忙的时候能多有几只手帮帮自己,但这可能吗?
      刘虹的画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她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幻想空间,她让我们在不经意中就看见了自己和自己灵魂深处的一些东西。


      2002年9月8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