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2-08-18

    荷花是种什么花——简评颜皎油画作品 - [评论]


      在我写过的有关女性绘画作品的文章中,几乎有一半以上的女画家是以画花为绘画主题,而在以画花为主的作品中,又有一半左右是以画荷花为主,女性画家们之所以都不约而同地选择荷花,我想这其中有很强的心理因素。荷花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人文艺术中所讴歌和赞美的,它们虽处于污泥中却开着洁白美丽的花朵,常用来形容女人不被环境所浸染的高贵品质,所以女画家们选择画荷花,也就是想以此为源,来暗示和寻找女性精神世界中的一些东西。虽然荷花拥有在视觉和表现上都可能比其它花卉更丰富的描绘特点,但单纯以此来画的女画家肯定是不多的,每一个女性画家都有着似同非同的绘画心理,所以当荷花作为一种绘画的描绘主体,最终呈现出来的不管从形态还是语言上都大不相同。

      看颜皎的荷花,使很多人对荷花以往的审美经验发生了一些变化,因为从她的有关荷花的全部作品中,你几乎找不到荷花这种花的来源,它们从原来的环境中被抽离了出来,放大到你面前的只是一些残枝或是零落的花瓣,这是荷花吗?在颜皎的画面中,荷花被表现的只是某些局部,她使用最轻微的油画颜色和笔调,将她所感兴趣的东西主观而从容地刻画出来。她不像别的女画家那样,在画花时往往喜欢在形态上夸大部分细节,使花在油画语言中的位置更为明显和凸出,所以她在画这些植物时,总是小心翼翼地维护着个人的情感,生怕一笔粗糙的线条就影响了这些半开半闭的花朵。在以画荷花为主的多数作品中,除国画、工笔画多以表现荷花生机勃勃的生命和花的美感外,当代艺术中的荷花则多是表现荷花的凋零和枯败,这是因为在当代艺术中,艺术的指向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技法的娴熟和传统的表现都不足以完整表达女性精神世界的复杂,所以画家的态度、情绪、立场都应该通过作品展露出来,但颜皎所使用的方法与别人又有不同,她的荷花是在轻描淡写中来释缓女人的精神焦虑,你丝毫看不出她的用心,她以一种怡然自得的心理来继续着她的花的游戏,所以这使得你看她的花时有一种视觉障碍,总觉得没完,总觉得在花的后面还有一些东西没出来,而当你被她这种若有若无的花所折腾时,颜皎的游戏才真正结束,因为在绘画游戏中,让你一看就明白显然不是画家的目的。

      让我有兴趣的是颜皎在用如此轻描的方式画了一阵荷花后,又用同样的方式来画其它的东西,像《小茶壶》《野花》等,她在画面构成上采用的方法几乎都一样,让所描述主体均单调地处在画面的大部分位置,除物体有浅显的过渡外,其它就是空了,她只对画布作了最简单的中间灰底色处理,看上去所描绘的东西是如此地弱小和孤单。我想这就是颜皎选择这样来画的原因,她内敛地控制着她要画的物体,使每一只单调的花朵都不要开放得太张狂和刺激,她赋予这些花和物体以另外的面目,目的就是使其看到在经验之外的女性世界的另外一种表达。但这肯定不是颜皎将选择的唯一方式,因为在一个更多地需要积累的工作中,颜皎的艺术才刚刚开始,很难看得出她将来到底还有多少前进的可能,如果一个画家的描绘世界只剩下花的话,不管是画什么花,那些花都终将要彻底凋落的。


    2002年8月18日


    颜皎艺术简历

    1976年生于西双版纳
    1999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
    2000年作品入选云南省肖像静物展并获奖
    2001年在创库举办个展《白——似花非花的世界》
    2001年作品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展出
    2001年作品《荷花》在越南河内国家博物馆展出
    2002年作品《睡莲》被收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