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2-06-29

    把艺术做“旧”——与画家苏新宏对话 - [访谈]


      一个艺术家的品格是如何建立的?在今天,当艺术标准越来越多样的时候,评价一个艺术家的成就是否只在艺术品本身?作品的有效性在多大程度上体现了艺术家的智慧?这样的问题虽然不是我与艺术家苏新宏对话的中心,但肯定与此相关,因为在他的身上就包容了这样的东西。作为一个在教学和社会活动中受到广泛好评的艺术家,苏新宏有着许多大型与环境和家园有关的社会公益活动;他教过的学生不断成长为中国和云南当代艺术的优秀人才,而在今天这样一个艺术也重时效的年代,苏新宏的个人艺术成就被冷冷的放在当代艺术后面。究竟是艺术家本人还是艺术标准出了什么问题?可能会很难说清,但有一点我是坚信的,只要艺术家一直保持着对人文世界的关注,保持着对艺术不断的思考和实验,保持着他在物欲时代一些真诚的感动,那他的艺术仍然是有效的,因为这种有效恰恰是对艺术家人格最起码的证明。作为一个还保持着感动和创作却不被当代艺术潮流所提及的艺术家,苏新宏的个人经历印证了当代艺术真正的丰富性。

      鱼:作为一个有着广泛活动的艺术家,你认为今天的艺术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苏:我以为艺术相对世界来说是不重要的,绘画的功能越来越减退,过去的人和画家那种“激情山水”的东西没有了,许多真实的空间也消失了。这是一个速度决定一切的时代,而速度的变化又使绘画变得更为艰难。每一个画家都在思考新的出路,但肯定不是每条出路都意味着成功。

      鱼:那你成功吗?
      苏:成功的价值太难判断了,因为现在的标准很多,如果只是指进入到当代艺术的批评和商业价值上,我或许还不是你认为的一个成功画家。

      鱼:但奇怪的是,你一直在云南的当代艺术中做着很多工作,而你的学生也有在云南和中国当代艺术中,做出过很多优秀作品,是什么原因使你的艺术能量没能在自己的创作中充分表现出来呢?
      苏:原因很多。我们这一代人一直保持着对现代艺术的痴迷和留恋,刚刚学会用现代艺术来表达时,后现代艺术又滚滚而来,而今天的艺术价值和审美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我自己也可能在怀疑和观望中,失去了一些机会。可能个人智慧有限也是原因吧。

      鱼:那你认为你在当代艺术中究竟有没有位置?
      苏: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一直有个思考,那就是当代艺术的标准到底是什么?这不纯粹是我个人的问题,很多人都在思考或是回答相同的问题,但很少有人对当代这个词下不容置疑的答案。当代艺术或许只是一个艺术潮流的划分,而我的作品同样带有对当下的思考。至于什么位置,我认为每个画家都有他该有的位置,这与是不是一个当代艺术家没有关系。

      鱼:是不是你的多重身份最终影响到你的艺术智慧的发展?
      苏:我认为自己并没有什么多重身份,我是一个画家,是学院的一个教授,其它你说的广泛活动都是我在以一个艺术家的良心和责任来参与,因为今天的时代已经不能使画家只关注到画面为止,作为一个生存空间变化巨大的社会人,你对很多变化不可能无动于衷。当然用艺术语言来表达生存感受又是另外一回事,这可能与智慧有关也可能无关。

      鱼:但为什么你的作品被关注的多半是技术而不是语言或符号?
      苏:我只能表示遗憾,因为我在近几年的水墨画创作中,一直在找我个人的语言方式,或许它还没有进入到当代艺术的批评中,但我认为杂一绘画中,这样的符号是确定的。

      鱼:但你为什么没有在当代艺术中建立起只属于你个人的艺术指向?
     苏:我个人也觉得这是个问题。在我的艺术实践中,我始终怀有对现代绘画的崇高感,迷恋古典、唯美这样的东西,它不仅仅影响到我们这一代人的技术,也影响到我们的精神情怀。我从七十年代开始创作,曾经因绘画带来过许多荣誉,并在创作中体验到一种真正的快乐。以前在调颜色时,常常会被自己感动,觉得自然和颜色都能给你一种惊喜,而现在我不知道是否还有什么真正美好的风景可以去画。所以我在内心充满疑惑的时候,在艺术上越来越退缩。

      鱼:退缩是指你没有进入到当代艺术的环境中,还是指你个人的绘画出了问题?
      苏:或许两者都有。我对当代艺术的审美有怀疑,对艺术的机会主义也较为反感,我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到当代艺术潮流中,但我作为一个艺术院校的老师,一直在努力地传播着当代艺术的信息。至于作品,我带有一点破坏心态去做,因为一切都太快了,而新的东西是短暂的,我想通过自己的方式来重建绘画性,想拖一拖“快艺术”的后腿,想把艺术做“旧”,这或许不被当代艺术所承认,但并不是在整个绘画世界都没有价值。所以判断的标准十分重要,因为当代艺术不足以界定任何艺术形式。

      鱼:但在今天的绘画世界里,建立个人风格毕竟是很重要的,因为标识有着更为快捷的方式让人去感受和记忆,所以画家在创立标识不成功的情况下,艺术也是得不到重视的。
      苏:这个不绝对,而且风格和标识有很大差别。如果一个画家只靠建立个人标识来对待艺术,我认为不严肃。艺术不会只是艺术家单一的思维反应,它还包容有很多情怀,虽然我没有鲜明的艺术标识,但我肯定有自己的风格,在你还看不出风格的时候,我的风格正在建立。

      鱼:我知道你是一个很优秀的风景画家,打个比方,如果你在今天还保持着你从前的唯美创作,或许你已经在商业上取得很大成功,如果你很难融入到当代艺术创作中去,那为什么不放弃这种无效的创作而继续按你的方式来对待绘画呢?这个时代毕竟是一个注重功效的时代,没有几个人能抗拒成功的诱惑。
      苏:是的。如果我像从前那样走下去,肯定在商业上会获得较大成功,但艺术在我的心里是没有止境的,我之所以让人觉得“模糊”,是因为还没有找到满意的方式来确立自己的艺术。现在艺术世界最大的问题就是,自甘平庸的人太多,没有人刹车对物质欲望做反省,当然也就使艺术圈中的浮躁越来越厉害。所以我在做画的同时,我也在更人性地享受生活,对绘画之外的世界有着浓厚的兴趣。

      鱼:也就是说你的生活对绘画的影响很大?
      苏:肯定。因为一个成功的画家不是让他拿出一幅好的作品就被认定了,他应该有来自生活的全方位定位,所以艺术不是简单的自觉不自觉的问题。就像我,原来没有孩子的时候不喜欢任何孩子,现在有了孩子后,你会喜欢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孩子,生活的包容,使个人在艺术判断上变得宽容了许多。

      鱼:那在绘画普遍重感官而不追问意义的时候,像你这样的创作又面临什么样的问题?
      苏:我觉得现在来说意义几乎是徒劳的,比如谁的画好基本不是看来的,而是“听”来的,就像音乐也是“看”来的一样,很多价值观念都改变了,所以我不知道如果将一幅画画得好看还有什么意义。

      鱼:如果别的都不说,只谈绘画,那你认为你在绘画上还要解决什么?
      苏:肯定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但我自己又知道有些问题是解决不了的。

      鱼:那你如何来看待自己的作品?你认为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画家?
      苏:我如何来看我的作品并不重要,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审美标准,困惑的是适合我们这一代人的艺术标准变了,艺术好坏的标准也变了。我的作品虽然不建立在当代艺术的批评上,但它同样是艺术品,同样具备它在艺术世界的价值。作为一个画家,我在呼吸着当代文化的空气时,也在享受着传统文化带来的一切滋养,所以,我只是相对当代艺术而言,是一个边缘画家。

      鱼:你提出把艺术做“旧”到底是基于一种什么理念?
      苏:把艺术做“旧”并不意味着要回到从前,而是对现在艺术标准做点反抗,因为太漂亮、太新的东西一定会是短暂的,我试图用我的图像去唤醒一些记忆,并由此保留下一些朴实的情感。


      2002年6月29日


     苏新宏艺术简历

      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省级油画重点学科科学带头人。云南油画学会副主席。云南省艺术教育委员会委员。云南美术家协会油画艺委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1982——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本科毕业
      1985——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结业
      1986——北京师范大学美术馆《油画四人新作展》
      1987——北京中国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87油画作品展”
      1990——中国首届“中国油画精品大奖赛”铜奖
      1991——中日联办“中国的四季美展”油画铜奖
      1991——“91中国油画年展”
      1991——香港艺术中心中国当代油画及现代陶艺展
      1992——中国第三届艺术节美术作品展
      1992——中国,广州双年展(油画部分)
      1992——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八次新人新作展
      1994——“93中国油画年展”
      1994——北京中国油画双年展
      1994——德国根茨堡市、奥格斯堡市中国现代艺术展
      1995——第八届全国美术作品展
      1995——第二届云南省政府文学艺术创作基金会二等奖
      1995——应德国奥格斯堡大学,英国伦敦大学SOAS学院、法国O·HAREWILSON画廊之邀进行学术交流作品展,对德、英、法、荷的当代艺术发展进行参观及考察
      1996——英国伦敦BLUNDEN ORIENTAL艺术公司中国9人联展
      1996——英国伦敦BLUNDEN ORIENTAL艺术画廊举办个人画展
      1997——英国伦敦“远东艺术”出版苏新宏水墨作品专集
      1997——台湾“太阳雨国际艺术公司”苏新宏油画作品专集(1)
      1998——苏新宏油画作品专集(2)
      1999——云南美术出版社“苏新宏现代彩墨系列”
      2001——油画《尘埃落定》获《研究与超越——中国小幅油画大展》艺术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