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2-05-26

    国画一样的山水——简评杨应清作品 - [评论]


      从我个人喜好来说,不是十分喜欢国画,原因是很多的。前几年常看见电视上播一些专题,说某某退休职工在老年大学学了国画,举办了一个展览,然后就被称为画家或艺术家,画的画就变成了艺术品。其实那些画了几张葡萄、花鸟、鱼船、山水的画,按真正的国画标准来说,是远远够不上艺术品的。所以长期以来,公众大都存在一种对国画认识的误区,以为一只毛笔、一张宣纸画出来的东西都是国画,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绘画价值的判断,而应该是一个严肃的审美问题。
      中国画有千多年的历史,虽然经过漫长的变化,使传统水墨画在材料和表现样式上有很大的不同,但一直有其永远的艺术母题。随着其它艺术的影响和冲击,由国画派生出来的“新水墨画”、“新文人画”在某方面解决了国画的单调和沉闷,但这是否就是国画发展的唯一途径或是还要不要被称作国画都还有争论。但不管这种争论会持续多久,先学好最基本的国画技术再来创新,这恐怕就是对国画家最基本的要求。
      杨应清在云南艺术学院读书时学的不是国画而是油画,在分回玉溪师院教书后,她过了几年真正的平静日子,她是那一届学生中最早结婚成家的,就在大家都以为她甘做一个贤妻良母的时候,她却考上了浙江美术学院的国画研究生班,并在两年的学习中,成为一个具有真正国画精神的青年画家。
      在她大学期间,师承的是国画风格严谨的张治平老师,这使她的学业有一个良好的基础。在浙江美院学习的两年中,不管从审美追求、艺术风格还是笔墨方式上,她都严格要求自己,并多次举办个展和参加联展,使其在国画艺术上逐步成为一个有风格的画家。在她的《绿池起风图》中,饱和的色彩勾画出宁静的池边山景,无论是山或树以及隐蔽在山中的房屋,都得到一种恰如其分的渲染。在这幅画中,笔法的运用是最突出的,它的娴熟甚至看得出杨应清在作画时的心性。在另一幅画《秋壑无声图》中,被浓墨包裹下的秋土秋色别有一番感觉,颜色也是一贯的饱满和沉静。我在看她的画时,虽然看得不多,但眼睛都非常舒服,她的画没有那种生夹夹的东西,仿佛被她的画笔浸熟了一样,从色调、线条、意境、构成等,都有很好的和谐。
      以肤浅的认识来评说她的画肯定是值得怀疑的,我也无法从中看出更本质的东西,所以这只是一次个人的读解,换句话说,杨应清的国画也不是就到了很成熟的高度,她肯定也有来自绘画的一切问题,每一件事都一样,要想作得真,要想作得好,都会有长长的路要走,更何况唯有艺术是永无止境的。


    2002年5月26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