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1-06-18

    看艺术 凑热闹都还不错 - [艺术]

    6月6日,云南当代艺术核心地带——“创库”首次全方位亮相


      星期二,一般是不容易被各种展览看好的,因为星期二是上班族开始工作的第二天,一想到还有3天的班要上,且每天的工作大抵如此,所以大部分人在星期二的心情都不太会躁动。

      以往的展览啊,演出啊多会安排在周末,因为放松啊,也就有了心情去参加活动。不过6日晚的“创库”却着实热闹了一阵,这个原昆明机模厂破败而冷清的车间,经艺术家们妙手一变就成了“创库”,顾名思义,创作的仓库嘛。

      创库从艺术家与工厂签约到哪些艺术家在创库建了画室一直到创库的酒吧风味等等,都曾被本地媒体稀稀拉拉地炒过一阵。这实际上与绝大部分人都没关系,只是诸如在本圈子里的人或艺术爱好者们都有那么一丝欣慰:终于可以在一个纯艺术的空间去看艺术或谈艺术了,这就使得创库的诞生在很大程度上是很有意义的。


      什么人参加了这次展览?

      创库这次的展览,既是“入住”艺术家们的一次集体亮相,也是预告这样一块“另类”文化场所的正式启动。首次展览是由上河会馆负责人、艺术家叶永青与新加坡画廊艺术经纪人蔡斯明联合筹展的。记者在现场见到满头银发的蔡先生,他说他虽然是新加坡画商,但一直看好中国艺术,中国现代艺术目前在全世界都是十分活跃的,所以对他这次出资做的展览非常有信心。这次展览除了云南籍艺术家外,还邀请到了马六明、任小林、宋永江等国外较有名气的当代前卫艺术家。

      蔡先生说,选择哪个艺术家参展的工作是由叶永青来做的,他是艺术家,对中国目前的艺术现状和艺术家的现状都有把握,而蔡先生的工作是要让这些作品在创库展出后,再拿到新加坡展出。至于他此次做展览的经济目的,蔡先生表示,他不太看好云南的收藏可能,实际上他已经敏感地意识到此次展览在云南只是艺术展览而已,与经济利益不会有太大的关系,所以他期望在新加坡的展览会有所不同。

      在采访中艺术家叶永青告诉记者,之所以选中这些艺术家参展,一是他们的艺术作品有一种共同的价值趋向,二是他们均是目前比较活跃的艺术家。叶永青认为,这一批作品毫不例外地都与“消费”这样的词语有关,艺术家描述的画面就是我们经历过或正要经历的生活,这种逃避不了的现实,既是艺术家的艺术取向也是他们本身的生活,所以,这样的作品与今天的大众是有关系的,或许说是应该发生关系的。

      当记者问:为什么在参展艺术家当中唯有一个女性艺术家参展时,叶永青说,这是根据作品倾向来选择的。这一期展览主要以“现状”和“游戏”为主,而女艺术家杨帆的作品在暗喻自身状态中,其画面的调整是比较到位的。


      男孩?女孩?

      如果我们硬要以青春期作为标准,那么参加此次展览的艺术家没有一个称得上是真正的男孩和女孩。男孩和女孩是他们曾经的生命过程,是他们流逝掉的一部分最真实、最深刻的生活经历。以男孩和女孩为题,虽然远远不能包容此次展览的目的,但这种“大话与戏仿”的姿态,使我们看到了艺术家的真诚。我们不能说他们因为迎合而靠近,但实际上,今天的时代中最有激情、最喜欢亮相、最时尚、最酷的就是那些男孩和女孩,他们那么容易吸引这个世界的目光。不信你打开电视,不信你去金马坊的驼峰客栈看看,你会觉得除了意识跟不上“趟”以外,恐怕最让你忧伤的就是一去不返的男孩或女孩岁月了。

      在几千幅参展作品中,除艺术家祁志龙的“女孩”年代偏久远了一点,其余的男孩、女孩们都生活在今天的时空里。当然艺术家段玉海的“女孩”显然更为古老,不过,我更愿意相信他是把一个当代女孩的笑容和身姿融入到从前的时光中,让她们虽然背靠着“古董”的山水,依然带有一份今天的女孩味道。

      其实艺术家们大都用一种客观而平和的方式来看今天的孩子们的成长,那种“追忆似水年华”的心态在此次展览中流露得不多,他们要么是站在一边看男孩、女孩们怎样游戏、怎样玩耍,要么直接进入到他们的生活中,与他们共同快乐或是悲伤。

      很难较为准确地判定那些来看这个展览的男孩、女孩们是如何看墙上那些作品的。那些作品里的“拥抱”“媚笑”“化妆”“木讷”在他们看来都曾经历过。我觉得这世界归根结底是年轻人的世界,所以你看他们多快乐啊!多忧伤啊!多招摇啊!多怎么怎么啊……


      看艺术?看热闹?

      每个在6月6日夜晚到了创库的人都感到热闹,艺术家、艺术爱好者、文学青年、摇滚青年、凑热闹的人、看稀奇的人几乎都觉得很热闹。我的一位朋友则说:像赶庙会似的;另一位朋友则说:不是说行为艺术家马六明来了吗?我就是想来看看他,看他是不是真的很漂亮;还有一位说:在这儿见见好久不见的朋友嘛,握握手,发发名片也是很有意思的。

      大凡在星期二夜晚去创库的女人也都是很费一番心思的,她们大都是艺术爱好者或仰慕者,她们都觉得这是一个认识艺术家或跟艺术沾上点边的最好机会,所以去创库的女人大都打扮得十分漂亮,像是去进行一个什么重要的社交场合,也就没必要让她们带着脑子去参观这样的艺术展览,只要穿得漂亮一点也就行了。

      同时“展演”的还有几支本土的摇滚乐队,因为人群的注意力大都在“男孩、女孩”身上,所以乐队也是稀稀拉拉散了场。但创库的夜晚的确是热闹的,喝没喝酒,吃没吃点东西都显得不重要,人群就是在这样一个奇怪而特别的艺术车间里涌动着,那些化了妆的女孩最终有没有与哪位艺术家对上话?男孩有没有请到一位崇拜的艺术家签到名?这都不得而知,反正他们都盲目而兴奋地在星期二的创库车间里涌动着,心里藏着各自来这儿的秘密。

      我听到艺术家马六明说:真没想到在昆明会有那么多人参加这样纯艺术的展览。在北京,参观的人大都是艺术圈内的人,而像这样的场面还很少见。这是不是说,在昆明,纯艺术就已经与公众发生关系了?

      创库这个首次的展览在3天后将再次移到新加坡参展,到时候,“男孩、女孩”还会像今天这般引来那么多无端的观望者吗?或许只有很少的人会来看,但相信来看的身上大都装着钱,如果喜欢,他们会将“男孩”或“女孩”带回家去,这与在昆明的展出是截然不同的。

    2001年6月8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