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95-04-17

    飞越或是坐定 - [诗歌]

    我在月光中飞越
    灰白的紫杨树
    飞越它低矮的
    女人一样的头顶
    我的情侣
    有多疑的灵魂的衣裳
    在飞越中  撕裂
    那灰白的杨树和墙
    可有相似之处
    一样的枝叶摇曵
    或是
    一样的坚硬
    我只感觉灰白的穿越的声音
    从叶子的中间擦过
    而我怎能被掳掠
    一滴水
    就可以洞穿我的灵魂

    我飞越在灰白的空中
    像暗中的妖女
    被谁缠绕
    或是将缠绕于谁
    谁能说清这该死的杨树和墙
    该死的空洞之物
    我只能在风中
    看它们的屋顶
    看一滴水是如何从空中
    落于它们的白杨树下
    我的
    有多疑灵魂的情侣
    父亲
    哥哥
    我是停止飞越
    还是在这苍白的月光中
    坐定下来

    1995.4.17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