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92-11-24

    11月的一天 - [诗歌]


    这天
    工人医院死了几个患者
    在抬去停尸间的路上
    被我撞见
    那是条狭长而安静的路
    从后门到门诊室
    拥挤的人们纷纷让开
    我本来想先去吃早点
    看见这样的人群
    没了胃口
    在医院花园的一角
    一个披黑纱的女人在哭诉
    几个人围着她听
    我匆匆穿过
    早上工人医院看病的人很多
    挂号室外排着长长的队
    一楼是妇科和儿科
    骨科在三楼
    口腔科和中医科和骨科混杂一起
    三楼是皮肤科和眼科
    我没上楼去看
    但我知道那些眼睛不好的人
    不会嫌弃皮肤不好的人
    我要经过的过道
    正在妇科的门口
    各种女人站着
    小心和小声窃窃
    我虽然很快就走过了
    但耳朵长时间
    沾着她们的叹息和呻吟

    我在挂号室交了钱
    和她们一起
    排在妇科诊室的门口
    我有点紧张
    这是我第一次
    去看妇科
    充满了道听途说的恐惧
    我最担心从门内传出来的那些金属的声音
    它们会不会
    将我弄得很疼和很脏
    我尽量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并和站在我身后的一个女人拉起了家常
    她有40岁了
    儿子都快上了大学
    但她怀孕了
    在和我小声说话的时候
    还不忘
    咒骂她的丈夫
    她也小声地问我
    姑娘你是怎么了

    姑娘我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
    有差不多3个月的时间小腹疼痛
    还有腰
    我后来跟医生说的时候
    她说这个不算病
    等生个孩子就好了
    而我排了一个早上的队
    就只是得到这样一个答复

    从医院穿过的时候
    又看到先前在花园里哭的那个女人
    这次她没哭了
    而且已看不出她早上哭过
    她就像是在花园里等人
    像是等情人

    11月的一天
    我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是中午

    1992.11.2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