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92-10-23

    边缘 - [诗歌]

    爸爸 
    我从不说谎 
    我受的教育 
    使我变成现在的模样 

    我不善于在白天 
    暴露我的身体和思想
    我怕不知名的飞鸟 
    怕它们投下的阴影 
    我必须敞开卧室的全部门窗 
    必须卑劣 
    或者自虐 
    我想让所受的教育 
    带我走出这危险的边缘 
    爸爸 
    别人对我行为不端 
    我是否要告诉你 

    那些闪烁或是颤抖的水滴 
    布满我的夜晚 
    我要蒙蔽自己
    再蒙蔽所有爱我恨我的人
    爸爸
    我多次为一个男人流产
    这和我受的教育有关吗
    别人在门外晒太阳
    而我只能在夜里
    让蜘蛛相互的对话
    荒芜我的门槛

    我看见大群的羊
    从众人中走过
    我不懂管理它们
    我只能把羊也看作是
    语言的动物
    有意让它们穿越街市
    爸爸
    我难以厌倦那些灰烬
    如我愿意蒙蔽自己一样

    空空如也的天空啊
    尽善尽美的鸟
    不知去向 
    我静候在此
    观望一去不返的落叶
    浑身沾满枯黄的味道
    爸爸
    我写诗或作画
    也不能打消那种特殊的气味
    那是蜘蛛吗
    一种诡秘的谋略的
    空中之物

    我想不该是现在的样子
    我受的教育
    把我变成现在的模样
    蒙受的痛苦与生俱来
    爸爸
    我该怎么办
    工作和思考
    难道不能免除别人的失望

    我笑着
    在空地上
    斜着头
    再一次观望空中的虫和飞鸟
    我习惯了这种时候
    爸爸
    你看见我周身的树叶
    覆盖了我的脚趾
    它们落在我的耳廓上
    使我听不清
    任何声音

    1992.10.23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