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92-09-07

    另一种诠释 - [诗歌]


    我用念旧之手
    诠释这些石头
    那种芬芳的颜色
    把我弄哭
    在昆明
    通往麻园的路上不长青苔
    而我善于从一块石头中起跳
    且中间没有空隙

    发东
    我整个的一生都如此简单
    在昆明
    我走来的姿势你看见了
    以至你拿笔的手
    在画布上
    一道水渍

    那一年
    我独自上路
    怕弄碎那些瓷
    我在来途中动作垂直
    概念
    我不说是什么让这些流亡之水
    在我体内飞翔
    我只记得当时你触碰我的丝绸
    每一种抖动
    都是母性的简单的开放

    退后一步
    我想那个冬天
    你无端地牙疼
    而我是怎样递过松子
    你破碎它的外壳
    我在屋外也能听见
    发东
    有谁能在空瓶中阻止飞行
    只有我
    在夜半之后
    让你翻阅的手臂
    高过半空

    在昆明
    与在别的地方不一样
    三年之久
    我走过的石头
    仍是在家门之下
    寡意地
    守护我的门槛
    发东
    我当初的私奔之羽
    此刻在另一种边缘
    抵达你的画布

    1992.9.7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