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92-09-07

    与门有关的一个夜晚 - [诗歌]

    在另一个房间
    我半敞开门
    掐算流浪的深处
    有些什么颜色

    隔壁有人说话
    房间和我仅一指之隔
    他们谈笑的内容我全部知道
    只要不与我流浪的钢笔有关
    我不去干涉

    在这里
    我来得太久了
    四面白墙
    一张小桌
    床和木椅
    它们在暗中偷看了我的一切动作
    并强奸了我
    流浪的部分意义

    我还是半敞开门
    免于让他们
    看破我的床单
    我用碎玻璃在墙上划出了印痕
    而他们在那边的谈话
    还是一再地
    使我指尖发麻

    我想纯粹一点
    想没有别的声音
    过来
    但他们说话太响
    即使我关上房门
    也能听见

    1992.9.7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