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92-09-01

    敏感 - [诗歌]


    我的某些器具被破坏
    那些偷窃者在窗口
    捂着嘴
    冷冷地怪笑
    我这个样子无法回家
    无法找一个漂亮的借口
    说自己完整

    我想躲开这些偷窃
    小小地
    在空地深处
    多呆些日子
    为什么总有阴谋的树叶
    落在我的夜晚
    即使我什么都不做
    也同样枯萎

    我最好叫来我母亲
    我要向她讲述这几天紧张的原因
    这样我就可以开窗
    采一些晨露的野花
    装点我的家居
    而那些偷窃者只能站在窗外
    闭目想象我开花的裙裾

    我现在可以自由出走
    因为母亲在家
    可以帮我照看那些罐装的器具
    她会帮我打扫得干干净净
    并使谋略的枝叶
    到达不了我的夜晚

    在这样一种时候
    我会拒绝很多人
    只有一只湿漉漉的猫
    可以和我同居

    1992.9.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