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92-09-01

    好大的风 - [诗歌]


    你赞美过我的子宫
    一种黑汁液
    浸湿过我的脚

    生人
    我除了在盆里栽花养草外
    没别的事可干

    其实我习惯独坐
    在我的子宫旁
    叠那些硬硬的纸鸽
    那些飞来之鸟
    自南边过来
    在我的城池上撞壁而死
    好大的风啊
    墙被淋透了
    落羽飞进了床
    我低下头来
    在深夜猜想
    那硬硬的纸鸽可有暗示

    我知道声音不仅来自天外
    它顺着墙的姿势
    注满我的宫体
    花香阵阵
    我到底栽了什么
    它们是否会引发别人的窃窃私语
    我掩门而泣
    重坐子宫旁
    叠那些硬硬的纸鸽
    床很窄
    声音没有多大

    如果我披着长发的样子会吓着你
    那我走
    带走我叠的东西
    首先
    从床上离开


    生人
    好大的风

    1992.9.1
    分享到: